您的位置 : 首页?>?小说库?>?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19-10-27

重启前半生 连载中

重启前半生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柳泽生分类:都市生活主角:林森丽

小说简介:当时光逆流到高中的课堂上,陈砚的前半生悄然重启!为了避免前半生的失落悔恨。陈砚毅然决然的踏上了一条截胡和抄底的成功之路。(萌新新书,偏生活向,喜欢的朋友别忘了收藏推荐支持一下。)
展开

本书专题: 柳泽生 都市小说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身处某一个场景,突然有那么一瞬间很熟悉,好像曾经经历过,甚至知道下一秒要发生什么!

就比如陈砚此刻的状态。

后桌的同学拍了拍他肩膀,他瞌睡米西转过身刚接过后桌手里纸条,正准备递给前桌的女孩。

就在那么一瞬间,陈砚惊醒过来。

下一刻,讲台上的称为灭绝的老女人会走过来,在他拍前桌女生肩膀的时候收走那张纸条。

然后,灭绝以他上课睡觉,给女生递小纸条为理由,将他赶出教室!

再然后,迷迷糊糊过完高中,考了所二本院校,毕业,找工作,浑浑噩噩的在远方的城市里浮沉……

心理学上将这种现象称为“似曾相识”,可为什么这种似曾相识的记忆会那么久远?

鬼使神差,陈砚拍了拍前桌女生的肩膀,把手里的纸条递上前去!

遇到这种“似曾相识”的场景,人们都会按着记忆里的场景去探索,直到记忆里的场景慢慢破碎。

记忆没有丝毫的偏差,讲台灭绝嘚啵着两片龅牙“悄无声息”的抓住那张纸条。

“上课睡觉,还给女生递纸条,自己不学习就算了,别拉同学下水,你到教室外面清醒下!”

全班齐刷刷的掉过头,对灭绝突然间的暴走露出幸灾乐祸的目光!

陈砚没反抗,沉思着走出教室。

记忆没出现偏差,接下来应该就是在门口乖乖的站到下,等下节课再回到教室,前桌的女生见到他总会羞涩的低着头。

教室门口,空荡荡的过道有些冷清。突然间无所事事,让陈砚心思不再那么安静。

那种似曾相识的记忆,不再是那么一瞬间,而是像历史一般一幕幕重演。

而自己,明明是个将近不惑之年的老男人。

这莫非是后世点娘那群写手YY出来的重生?

习惯性的摸了摸口袋,空空如也!

苦笑着,陈砚靠着墙壁透过过道窗户,望向窗外。

寒冬里,校园里有些萧索,校门口两排樟树延伸到教学楼下。樟树两旁的花坛里枯叶子厚厚的盖了一层,樟树拱卫的那条水泥路,已经遍布裂纹。

再远些的操场上,有两个生石灰圈好的篮球场,生石灰大概是铺得久了,只能隐约看见些轮廓。至于足球场,除了操场最角落的两个铁框,便再也找不到什么了。

这就是他曾经的高中,靳阳一中。

在靳阳这座小县城还没被隔壁的俞安改制成靳阳区之前,一中是这座县城里唯一的高中!

陈砚的高中生涯,没有太多寒窗苦读的记忆,能考上大学,完全是靠着还不错的底子。

但陈砚清楚,大学生在眼下看着还算吃香,可再过几年,大街上拎着板砖拍死十个人,大学生能占半数以上。

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那些人,终究会沦为房奴车奴!

那时候的人生,像一匹被套上枷锁的老马,一个劲想往前奔跑,可始终卸不开生活的枷锁。路两旁青草悠悠,连伸头撩一两口都没了心思。

那种压制着让人透不过气来的生活,提心吊胆,无处安放!

教室里灭绝明亮的声音回荡在耳际,陈砚侧着身望向教室里唯一的空位!

没有意外,他会在那个位置无所事事坐到高中毕业。

他后桌的男生,除了喜欢给班上漂亮女生传纸条之外,还是个喜欢大放厥词博关注的主,这或许和他满脸褪不去的青春有很大关系。

至于前桌的女生,至此之后见着他总会不自觉低着头,最后还导致他和后桌的痘哥闹了一阵子矛盾。

还有正在讲课的灭绝,因为有了个政教主任的老公后,班上无一不对她噤若寒蝉,才有了个灭绝的称呼。可这位的命运算不上好!

……

陈砚一一扫过教室里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每停留片刻总会有些不同的记忆!

可要说能够陪伴他记忆成长的,前后桌也好,同桌也罢,在渐渐成长后都慢慢消失。

反倒是有些现在不起眼的人,在今后的生活中对他影响很大!

就好比此刻坐在教室最后面的付家声,那个高高大大的男生,高中三年的印象,陈砚其实不深。可步入社会之后,付家声却帮了他很多!

可现在,那个高大的男生,却刚刚没了父亲,整天只会躲在教室角落里。甚至在不久之后,因为学校里的一场冲突,被一中开除。

他不夺目,却很硬气。

还有教室前排瞪着大眼睛看黑板的马尾辫女生,谁也想不到这位同学们曾经在被窝里幻想的对象,会在步入社会后彻底堕入风尘。

陈砚看着教室里那一排排端坐着的青涩面孔,没来由一阵感慨。

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一样,但至少现在被高中这个箍扎在了一起。他曾经也幻想着,有朝一日出人头地的时候,把这些还有印象的同学都拉一把。

可现在,他那种心思便没那么强了。

有的注定是路人,也有的注定错不开!

……

一节课过去,灭绝到下课都没理他,陈砚只有厚着脸皮重新走回座位!

没意外,前桌的女生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迅速把头埋在那堆高高的书里。

“你不知道等灭绝写字的时候再递上去么?”而后桌的男生则大咧咧的拍着他肩膀,没有丝毫的负罪感。

“没事,出去清醒下也好,要不然我都还不清楚这是在上课!”

陈砚说的事实,只不过没人听得懂,不过他却没刻意压低声线:“不过递纸条这种事下次你最好留个名,要不然人黄川灵都不知道是你递的。你说她要是误会是我递的,喜欢上我了,你哭都没地哭去……”

“小声点!”陈砚没说完,后桌的李云杰压低声音瞪着他。

陈砚压根没理他,前世交集不深的人,今生他不想再去招惹,不想再去欠那些没法还的人情债。

尽管几年后前桌的女孩出落得越加水灵,可陈砚始终毫无毫无关注。后来知道这个女孩的情况,还是在多年后的同学聚会上。

当时已为人妇的黄川灵喝得微醺,拉着她吧啦吧啦说了一通。他才知道,原来黄川灵一直都以为那些纸条是他传的。

直到高考之后,李云杰找黄川灵表白之后她才清楚。

这种事,说清楚更好。如今,仅同学这个身份足矣。

回到座位,课桌上摆着的一大摞书,几乎将整个人都遮住。

这是2001年初,高三上学期已临近期末。

陈砚看着桌面上打开着的英语书,陷入回忆。

高中他的英语算不上好,要不是大学为了学位证,早就还回去了。可走出学校之后,陈砚的英语水平却因为工作需要,越加好了。可现在,书面上还干干净净。

没来得及纠结英语成绩的问题,陈砚仔细整理着脑子深处的记忆,在笔记本上开始勾勾画画。

他大学上的是数控专业,直到实习走进机械厂,整天面对那些嗡嗡的机械设备,陈砚才明白这个专业有多坑爹。

随后他辞掉原来的工作,开始四处碰壁的跑业务,直到后来进了一家做营销策划的公司后,才渐渐的稳定下来。

在那家营销公司里,陈砚算不上什么精英。可当初接触过的业务及案例,如今却成了他最大资本。

01年,营销为王的口号还没喊得那么高昂,很多产品因为成本原因,推广力度不够,品牌形象塑造不起来,慢慢沉寂在历史长河中。陈砚相信,只要抓住这个机会,塑造出一两个经典品牌并不难。

可写着写着,陈砚却发现自己忘了重点。

现在的自己只不过是个兜里有几十块生活费的穷学生,想那些是不是有点太远了?

皱着眉,陈砚一筹莫展。

家里的情况,陈砚再清楚不过。父母能供自己和妹妹上学,就已经是他们最大的本事,重来一世,陈砚不希望父母再像上辈子一样为自己操碎心。

至于身边的这些同学,恐怕没有几个能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

胡思乱想着,陈砚突然间被一声“起立”惊醒。

周边的同学齐刷刷的站起来,陈砚忙不迭站起来的时候,大部分却已落座。

紧接着,一道年轻的身影走进教室,而身边的同桌已经把物理卷子摆在桌面上。

高三课程在上学期基本教完,现在的课程多是通过习题练习来巩固知识点。所以这位年轻的物理老师一上台,就把手里的课本丢到一边,拿着前排马尾辫女生的卷子开始讲解起来。

孙智?

陈砚完全没注意台上的孙智在讲什么,只不过这位物理老师让他想起了一些事情。

一中才上任的校长似乎有些不待见这位在外面做生意的物理老师,近半年来孙智在学校一直不受重用。孙智在过年前后就开始把自己生意的重心朝旁边的俞安市转移,高考之后,孙智彻底离开了靳阳。

陈砚知道孙智在外面有生意,还是因为过年期间陪着老妈买年货的时候遇到的,孙智在县城里经营着一家蛮大的家电超市。

陈砚隐隐感觉自己抓住了什么。

不过在这之前,必须要跟这位物理老师打好关系才行。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