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小说库?>?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19-11-05

白色陷阱 连载中

白色陷阱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林莓分类:都市生活主角:邛晶霞

小说简介:一遍遍重复出现的梦境,猎猎作响的白大褂,奇怪的匿名信……某天,我察觉到朝夕相处的枕边人不为人知的一面,从此我二十多年的平凡人生,一去不复返。
展开

本书专题: 林莓 女生小说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那个梦又出现了。

夜色下一望无际的宽阔的水域,黑暗的水面沉默起伏,不动声色,却充满力量。远方,有银白色圆月装饰在地平线的视野尽头。漆黑夜空中绛紫色的云,拖住凝滞的风。

我用尽所有的力气从身后魔鬼的城堡一般的黑暗迷宫里逃出来,跑到长满水草的岸边,停下来看到了这样的画面。不同于一般梦境里混乱的场景闪现和无法把控的情感思维,那个梦里,我清醒得仿佛是在现实世界,每一次紧张的喘息和剧烈的心跳、萦绕在周身挥之不去的恐慌不安都栩栩如生,还有额头的汗水和小腿的酸痛仿佛都在告诉我:这不是梦!危险!快逃!而每一次梦境里的我都是重复着一遍又一遍,被那黑夜下的水域震慑住心灵,一时间忘记了逃跑,忘记了身后的危险,只剩下伫立和凝望。

每次做到这个梦,总是特别悲伤。

醒来的时候,感觉脸上黏糊糊的,我迟缓地伸出手掌摸了摸,是未干的泪痕。意识还没重启,那种紧张的氛围还没完全褪去。

我在被窝里发着呆。

好奇怪,我并没有去过梦里那个地方,为什么总是梦到那里呢……

“林莓,起床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我视野里,在床沿坐下。看我没什么反应,他凑近,捏了捏我黏糊糊的脸,“……你怎么了?”

我的脑袋还钝钝的,目光聚焦后我看着面前程一风放大的脸,摸索着攥住他的手:“我又做噩梦了。”

他眼里有促狭的光一闪,饶有兴致地打趣我:“梦见自己怀孕了,结果生出来一颗茶叶蛋?”

我被他少见的开玩笑逗乐了,忍不住泥鳅一样扭了扭身子撒起了娇:“比那个还要再恐怖一丢丢……我梦见后面一直有人追我,我就拼命跑啊跑啊,累死了,好不容易把后面的人甩开了一点,结果前面出现了一条大河,我就停住了,我在犹豫要不要跳下去……然后我就醒了。”

程一风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但很快一个浅浅的笑容在他脸上晕染开来。他的笑容总是很淡,颇有几分岁月静好的温柔意味,我很喜欢。他拍了拍我乱糟糟的鸡窝头,俯下身来亲了一下我的前额:“梦都是反的,别多想了,上午你没课,好好休息吧。今天早饭你自己吃,我实验室有事情。”

可是我攥着他的手没有放开。他嘴角噙着笑,眉尾轻挑:“嗯?”

我嗲嗲地撒娇:“如果每次做噩梦的时候,你也在梦里就好啦。你一定会以一敌百、杀出重围、英雄救美的!”

看着床上忸怩作态的我,程一风无奈地笑了,他伸出手指点了点我的鼻头,认认真真地说:“好,如果是你,就算是在梦里遇到危险,我也会赶来梦里救你的,”他眨眨眼睛,“不过,看你现在躺在床上很安全,我很放心,所以,我得先去工作了。”

我又扭了个身子:“嘻嘻,好的啦,那你下午要早点回来哦,我今天给你做新学的菜!”

他笑意深浓。

“好。”

我目送他起身,高高的背影消失在卧室门边,心里填满了踏实和安心。我换了个姿势,舒舒服服地靠在床上,浅金色的晨曦从半开的窗帘中间漏进来,流淌在木质地板上,偶尔有微风不经意穿过卧室。我闭上眼睛想心事,嘴角情不自禁地上扬,宛如一个意淫中的花痴。

如果撞大运是要靠前期积累的运气等价换来的,那为了遇见程一风一定花费了我二十年积攒的全部运气。

如果人生有所谓的真命天子,那么我的真命天子,就是程一风。

我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大学生,二十年的人生平凡无奇,平凡的家庭,平凡地长大,平凡的相貌和平凡的成绩。没什么特别倒霉的经历,但也没有运气爆棚的锦鲤体质。高三拼了老命抱了一年的佛脚才勉勉强强地擦线进了A大一个很普通的大路货专业,结果刚开学不久就被我那在隔壁学校读大二的初恋给甩了。

记忆里的那个秋天恍如昨日。

刚刚军训完不久,我在寝室慢悠悠地收拾衣柜,手机叮了一下有短信进来,我放下衣服从地上爬起来,是武学长发来的。

我一边点开一边窃笑,是不是来约我共进晚餐呢,哎呀真是的,怎么这么粘人呢……

短信展开,屏幕上只有一句话:

林莓,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

我脑子嗡的一声,好像有人冷不丁往我脑门砸了一板砖似的,顿时天旋地转。这是什么意思呀,不对,这意思写得再清楚不过了……胸闷气短,好难受……开玩笑的吧……

无数过往画面在我眼前一幅幅展开:高中时代,武天宇抱着篮球站在正午时分空旷无人的篮球场中央,他的头发湿漉漉的,年轻的脖颈上流淌着明亮的汗水,他对我咧开一个灿烂的笑容。阳光下,他的牙齿和球鞋白得发亮。

他看见了我,高高挥舞手臂:

“林莓!快来呀!我等你好久了!”

身为纪检部成员去检查卫生的时候被高年级学长轻慢,我憋红了脸敢怒不敢言,是武天宇从教室窗户一下翻身跳进走廊里,伸出拳头为我出气。从教导处被训完话出来,他还冲我扬起带着淤青的嘴角。

“看以后谁还敢欺负你!”

他是我的英雄啊。

大脑陷入死机,我一动不动愣在衣柜门前,也不知过了多久,室友罗莉娜回来了。

“寝室就你一人啊,哎我买了水果捞你要不要……喂小林你去哪啊?”

拿了钥匙手机冲出寝室,我骑上自行车一路飞驰。

我从来没有骑这么急过,有一瞬间我感觉自己能去参加自行车奥运比赛,也有一瞬间我希望路上的车啊人啊红绿灯啊统统消失。那条平时要骑十五分钟的路只用了五分钟。耳朵边是呼呼的风声,我的心被攥得紧紧的。

急速飞驰的我被迎面来风吹得眼睛很涩。

很快,我到了武天宇宿舍楼下,一边大口喘气,一边给他打电话。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起。

“喂?林莓?”

“武……武天宇……我……我现在……在你楼下……”我上气不接下气。

他很快就从黑魆魆的楼梯间出现了,穿着他高中的时候就喜欢穿的牛仔外套和白球鞋。他见到我,没有向以前那样冲我咧嘴一笑,而是眼神躲闪,不敢看我似的。

这个态度已经让我的心沉下去一半了,我忍着要喷出来的情绪问他:“你的短信什么意思啊,天宇。”

他的声音有点虚:“我觉得我们可能不太合适……”

真是用烂了的理由,我不能理解,上周末他还请我去吃他学校后门的大排档庆祝我考上A大,怎么今天突然就要分手了?

“周末吃饭的时候你还说,你还说什么很高兴我就在你隔壁学校,你要经常过来找我,要带我把大学边上的小吃都吃个遍,你还说很怕我考上的大学离你太远,你见不到我会得相思病……为什么今天突然和我说分手?为什么呀?”我越说越激动,还是哭出来了。

武天宇看到我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直往外冒,也有些急了:“以前我觉得合适,现在我觉得不合适了嘛……哎呀好了好了你别哭了,这在外面呢多丢人啊……”

我哭地更起劲了,引得宿舍大门进进出出的男生们频频侧目,有人看到武天宇和他打招呼。“武哥!”

武天宇尴尬地挤出笑容冲他同学挥手,放下手便立马把哭哭啼啼的我拉到旁边车库里:“别闹了好吗林莓,你要知道世界上有四种人,一直喜欢你的人,一直不喜欢你的人,以前喜欢你但后来不喜欢你的人,和以前不喜欢后来又喜欢你的人。”

我泪眼朦胧地抬起头:“我听不懂你想表达什么。如果我有哪里做得不对的,你告诉我好不好?我会改的,你要是觉得我不够漂亮我去学化妆,不够瘦我就减肥,不够温柔我就努力温柔,我都可以改的呀。不要分手好不好,我好不容易考到A大,你不是也很开心吗?”

他表情复杂地看我一眼,只一眼又收回目光。为什么不敢直视我呢?明明以前他最喜欢捧着我的脸,揶揄地笑我:“小跟屁虫。”

“不是你的错,林莓。”

他叹了一口气,眼睛看着车库墙上斑驳脱落的白漆:“我喜欢上别人了。对不起啊林莓,但我是真喜欢她。”

话音刚落,我的心情就立刻改变了。心彻彻底底地沉到了我自己都看不见的深处。本来我以为我们之间是有什么误会,原来这么简单啊。我抬起袖子把眼泪抹抹干净,没再看他,转身去找我的自行车,身后的武天宇这时候却喊我名字,我没理他也没回头,跨上车就风一样骑走了。

已经不属于我的东西,算了,算了吧。

反正已经拿不回来了。

还成年没多久的我都受到了人生必经重创之一——失恋的残酷打击。一骑出前男友的学校我就把速度放慢了下来,突然感到好悲哀。比如你每天都去某家餐厅买一份炒饭加一只鸡腿,那个帅哥收银员每天都对你笑着说欢迎下次光临,而有天你像往常一样来到餐厅,收银员却冷冷地丢给你一份炒饭和一句“鸡腿不卖了”。你正要疑惑地开口询问,这时一个漂亮小姐姐走到柜台前和他相视一笑,收银帅哥默契地立刻端出一份加了鸡腿的炒饭,并笑吟吟地说:“早就给你准备好了,欢迎下次光临!”

难受,又无计可施。

我慢腾腾地踩着自行车踏板,好像在公园的湖里踩大白鹅形状的游船,一阵秋风轻轻拂过面庞,竟有些轻松悠闲的错觉。

已经正式入秋了,前两天下了开学以来的第一场雨,雨后的天空总是特别干净,好像用水洗过一样,连云都变成薄薄的一抹。有些树木开始大把大把地掉头发,人行道上铺满了落叶,车轮压过会发出踩碎薯片一样酥脆的声音。

我看着满地的树叶尸体,悲伤又涌了上来。路边三三两两手拉手的学生情侣更加重了触景生情,明明昨天我还是令人羡慕的“帅气学长的小女友”,今天就被一棒子打回单身汉了。

脑海中不争气地再次浮现出了高中时候的武学长——穿着牛仔外套和白球鞋冲我挥手,边上是那辆和他一样帅气的单车。有时候老师拖堂拖晚了,我急匆匆背着书包往校门口赶,他会买好我最爱吃的门口小摊上的羊肉串等我。

“给!”

他递给我,是外酥里嫩的羊肉串,和他年轻单纯的喜欢。

从此以后,不会再有人背着我的书包送我回家了。

从此以后,不会再有人守在教学楼的楼梯口,等我下课一起去食堂了。

从此以后……

鼻子一酸,又忍不住要哭了,我抬起手想擦眼睛,却发现不知不觉已经骑到求是路来了。这是经过A大医学院的路。我怎么糊里糊涂骑到这儿来了?

身边两个并排骑自行车的女生在小声聊天。

“哎你看右边……”

“哇,好酷啊……哎我好像认识……”

“真的假的……”

我下意识去看她们所看的方向。

不知从哪里突然扬起一阵大风,一时间满世界的落叶都在风中翩翩起舞,十八岁的我扭头看到——

A大医学院门口那棵很大很大的香樟树下,站着一个穿白大褂的男孩子。那男孩子个子很高,眉目清秀,他站得笔直,和身边的树一样挺拔。空中,不同颜色的树叶漫天飞舞着,白大褂的衣角在风里微微扬起,男孩子不动声色,静静地看着前方。

我看着他。

他也正好看着我。

四目相对。

那是一切故事的开始。

后来我兴奋地摇着程一风的胳膊和他说起这件事,说起我们“缘分使然的爱情邂逅”,他捏了捏我得意到有些变形的脸,问我:“接着说,之后呢?”

我顿时哑然。

那令我灵魂出窍的惊鸿一瞥的下一秒,便是我骑车骑到马路牙子上、连人带车翻到在地、手肘还磕在消防栓上的意外三部曲,众目睽睽之下也可以称之为丢脸三部曲。身边一圈的路人立刻好心地围上来扶我、扶车子,我颤颤巍巍被人搀着站起来之后,看见他快步赶来,停在离我三四米的地方,用有点好笑有点担忧的眼光看着我。我顿时感到无比羞耻,又恨无处遁形,于是精神可嘉地立刻爬上自行车忍着痛一溜烟跑了……胳膊和腿上的乌青让我获得了两条宝贵的人生经验,第一,骑车要专心,第二,帅哥才是真正的马路杀手。

如果时光能拨到几年后,我想我能总结出第三条人生经验:一切你以为的偶然、意外、巧合,其实皆是煞费苦心的有意安排。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