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小说库?>?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19-11-05

绝宠君妃 连载中

绝宠君妃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眼镜姑娘分类:都市生活主角:森景浩

小说简介:“囚生,你有没有曾被你最爱的人伤害过,你可曾万念俱灰,可曾死了心,觉得这一生,弄丢了又何妨?
我有!”
展开

本书专题: 眼镜姑娘 女生小说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五千年高贵血统的女子,眼睛嗜血一般的妖艳诡异,苍白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

她活了五千年,从未吸过人血,有谁能想到在美丽恢弘的宫殿里几步就能看到圈养的鸡鸭——那是她最喜欢的口粮!

“哎!你这里味道可有点大啊。别说吃了,闻着都没胃口了!”璞梵不停地嚷嚷着,一边嫌弃地躲避脚边的鸡和鸭!

走在前面的少女不耐烦的转身“你自己来的,我可没请你,你大可现在就滚回你的乾元老窝。”

血族一族是吸血鬼中最高贵的血统,他们专挑未满16岁的处子之血吸食,也各自有自己的城堡,阿狸是身体最弱的血族,因为她不食人血,每过一千年都要受月蚀之苦……

“好好好,我不说了,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怎么能不在你身边呢,别忘了你今晚要受月蚀,我得留着为你疗养的。”

“几千年都是一个样,有什么可疗养的。”阿狸不屑地说着,转身抓起一只肥大的鸡,露出尖尖的獠牙,一口咬上去,垂死的公鸡慢慢停止了挣扎,

而阿狸一副吃饱喝足的样子,伸了伸懒腰,随手将鸡尸扔出窗外,那里是无边黑暗的悬崖,

如果不是她嘴角还挂着一滴鲜红的血液和一根鸡毛,她真是像极了无害的小女孩。

璞梵终于走出鸡群,闻到空气中血液的味道,忍不住舔了舔性感的嘴唇。

“不然你也喝点?我还有很多!”阿狸扑闪着妖红的大眼,嘴角带笑。

“我高贵的血统是不容它们污染的!”拍拍手傲娇地往月蚀台走去。

月蚀台是为了减少月蚀伤害而建的高台,可集人界灵气抵挡月蚀锐气,同时也能通人界,往古今!

站在月蚀台上,阿狸像以往一样轻闭双眼,身体逐渐上升到一米高的地方,本来一片漆黑的天空突然照出一束强烈的光,笼罩着阿狸,她能感觉到身体在被侵蚀,就像刮骨换胎一般痛苦,可是外人看却看不出任何异常,只好似一副美人晒月图。

她的睫毛轻颤,秀发凌乱的飞舞着,额前的碎发早已湿透,却一声不吭,默默的承受着痛苦,四周开始慢慢飘起类似泡沫一样的东西,快速飘进她的身体,璞梵站在一旁丝毫不能靠近,他自然知道月蚀之痛,可也帮不了忙,只能焦急地看着阿狸。

今日这月蚀格外地久,在阿狸都以为自己快要晕过去时,强烈的光一刹那消失了,阿狸重重的摔落下来,好在璞梵及时接住了她,才不至于摔的很惨。

四周泡沫似的灵气也突然下落,掉在地上化作丝线一般柔软的光飞走了。

事实上还没完,月蚀之后又开启了劫狱之门,她要在两扇一模一样的黑色木门之间选出生门然后才能醒,璞梵也能看到那门,却不能帮她选择,阿狸凭着几千年点兵点将也百发百中的第六感,果断选择了其中一个门,直接打开跨了进去。

结果她直接掉进了无尽的黑暗,彻底失去意识。

璞梵大叫“阿狸你个笨蛋,你走错门了!”阿狸却已听不到他说话

凡人入死门必死无疑,可是他们是血族,入死门大不了就被送到人界或者前生去了,可是回来也是要折寿的。虽然血族是不死之族,折寿也必要遭受极大的痛苦。

阿狸感觉自己一直飘在空中,周围一片黑暗,以她血族之眼看过去都只有黑乎乎一团雾,再没有其他,那雾似在引导着阿狸向一个方向飘去。。。

再睁开眼时,她身上套着麻袋,已被扔在了乱葬岗,空气中一股浓重的死亡气息笼罩在乱葬岗上空,大群乌鸦正啄食着周围腐烂的尸体,一阵阵腐臭和着血腥的味道疯狂地冲击着阿狸的鼻腔,她忍不住犯了个恶心。

她觉得自己必须马上离开,不然这几天可能要绝食,利索地爬出麻袋,拍拍小手朝着一条小路走去。

身后不远处密密的树丛中恍惚“飘着”一个男人,全身黑衣,树荫下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只眼里闪过一丝玩味。

阿狸自然不知道,她的身体还很虚弱,血族一族是不怕光的吸血鬼,可是她现在受了月蚀又跌入死门,抵挡着阳光的侵蚀又能撑着走路已经很有活力了。

“犰,去查她!”男子招了招手,阴影处一个高大的男人单膝跪地,恭敬的领命然后转身又消失在黑暗之中。

阿狸走了半天终于看到一户人家,她毫不犹豫地走进了院子里,“有人吗?喂!有没有人啊?”没人回应!

“看来是没人。”阿狸摸着咕咕叫了一路的肚子,撅了撅嘴,转身正要离开,一阵熟悉的叫声传入她耳中,她嘴角微扬,赤红的眸瞬间点亮!

寻到声源,原是一只灰狐狸正从那户人家栅栏的破损处按着一只鸡,努力往外扒,尾巴都在跟着使劲,一摇一摆地,样子讥诮至极。

阿狸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那狐狸看有人来居然不怕,也不理阿狸,忙的更加欢快。

阿狸觉得自己一颗千年玻璃心受到了打击:何时我血族竟然被一只偷腥的狐狸鄙视了,得给它点颜色瞧瞧!

阿狸悄悄上前,拍了拍那狐狸,在它转过身时“哇”的一声露出尖长的獠牙,那狐狸吓得一抖,松开卡在洞口的鸡跑远了。

阿狸忍不住笑的前俯后仰,“哈哈哈哈!傻狐狸!”

转身抓起卡在洞口的鸡开始吸食美味的鲜血,嗯~!真香!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璞梵此刻正通过阿狸残留在空气中的气息引月蚀入身,他要去到阿狸的前生,不能救她也要陪着她,他当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可是为了心爱的姑娘,几年寿命算什么!

很快月蚀就将璞梵吞噬,他被巨大的黑洞一样的地方吸了进去,醒来他已变成了璞王府的主人。而后大量招兵,所有人都以为他要起兵造反了。

阿狸从那院子里出来又走了好久,终于看到了逐渐繁华向城中心延伸的街道,两旁忙碌来往的人群,整齐划一的房屋,清一色的长袖广裙…

她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到了自己的前世了,她看看自己的双手,原本苍白修长的手指此刻已变成了白白胖胖的样子,虽不是充满血色,却也不再如以前的自己那般苍白。

她低低地苦笑一声“呵,真是倒霉!”

从她身边过的路人都尽量避开她,嫌弃她一身臭味,身上的衣服也破烂不堪,除了重要部位,其他地方基本该露的不该露的都露了。

阿狸毫不在意,帅气的一甩长发,大踏步离开。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