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小说库?>?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19-11-05

绝色皇子废材妻 连载中

绝色皇子废材妻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枕中南柯11分类:都市生活主角:受香天

小说简介:她和父亲驻守北疆多年,因姐姐的一纸婚约被召回京。谁曾想姐姐被家里的小娘,大婚之前设计陷害,私通当朝太子。爹爹要休了这个小娘,可这小娘阴狠毒辣,要让将军府百年基业毁于一旦,南家二女,身败命裂,永世不得嫁。可她休想,南乔势必要让她在京都千人指,万人骂,灭渣男太子。他是从南疆母族,回来的西川短命四皇子,也是与她的姐姐联姻,被悄悄带了绿帽子的倒霉鬼。回京途中不断遭人暗杀,男扮女装,被她而救。回到京,知晓母亲当年被人陷害一事,五马分尸的惨烈死法,他悲愤不已。手握血衣,他发誓定要翻了这西川,为母亲讨回公道。苦心积虑,展开

本书专题: 枕中南柯11 历史小说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小豆子,我的马怎么一直放臭屁,是不是昨晚你给它喂太多豆子了?”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白色圆领袍,上面用七彩丝线绣满了彩蝶的翩翩公子。额,不,准确来说应该是个小女子,做了男装打扮。只看她头发高高束起,系了红色珍珠发带,眉目清朗,唇红齿白,精神奕奕。

不细看,还真看不出来是个女子,偏这女子,还出身名门望族,可却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她名唤南乔,是如今西川大将军南柯的次女,因得从小被父亲带去北疆教养,才有了如今这模样。

小厮听的唤他,急急忙忙跑上前去,跟在马后面,谁曾想这马一撂蹶子,放了个惊天大臭屁。生生把他头都熏晕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起不来了。

南乔赶忙侧身下马,惊讶嗤笑道:“哎呦,我的小兄弟,竟这般娇嫩,一个马屁熏的去见了阎王爷。”

小豆子缓过神,慢半拍的用手捏着鼻子,直怨道:“莫要拿我取笑,还有你那踏月小祖宗,我可不拿豆子喂它,用的都是上好的粮草,只怕它是无福消受,今而闹了肚子。”

南乔撇了撇嘴,将他从地上拉起,“就你鬼话多,你家将军又去哪了?”

“将军还能上哪,躲在后面的马车里睡着了呗。”

她这爹爹什么都好,朝堂上忠良之辈,家里面宠女无度,战场上英勇无畏。就只这一点,缺觉,无事时准是在睡觉,鼾声如雷。每每醒来,便是要小厮在一旁敲锣才能惊醒。

因这爱睡,平生倒也误了不少事情。娶续弦许侍郎之女许氏时,拜了堂,因觉应付宾客累了倦了,躲在马棚睡下了,全府好找。最后完美的错过了洞房花烛夜,第二天大大方方的穿着新郎官的衣服从马棚里出来了,气的许氏一顿好哭。此外,还在京城里传的沸沸扬扬,得了个绰号,马郎。他倒生来好脾性,欣然接受了。

南乔,六岁时随父亲来北疆,这一守便是十年,年年不得安生。如今,当朝皇上要给她大姐南屏许配给人家了,才受了圣命回来了。

从北疆一路回来,走走赏赏,好不惬意。

“救命啊,救命啊……”远处忽听的女子撕心裂肺的呼叫声。

她探头望去,隐约看到西边有一队车马,呼救声又传来,定是出了事的,拉起马转头往西边奔去,“小豆子,快跟上,那边有人出事了。”

走进细看,原是一成亲的队伍,张灯结彩,只怕是因这一带不太平,遭了强盗了。

“呔,你这等贼人,看小爷我怎么教训你们!”马鞭一扬,一个脚踩于马背上,腾空而起,飒爽英姿,且看她如何大展身手。

继而,“啪”的一声,因绊着了马鞍子,摔倒在地,苦叫一声:“亲娘嘞,真疼。”

原来是手皮子都被磨掉了一层,来不及反应,那黑衣蒙面人拔刀便像她砍去。她麻溜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张牙舞爪的一边往后退,一边动着鞭子。黑衣人无法近身,只逼急了,拿刀砍去,谁曾想一刀命中,便把她的鞭子砍断了。

两人皆是一愣,相对无语,本以为会好好的厮杀一番,结果这么快就结束了。南乔嘴角微微上扬,尴尬一笑,随即大叫:“爹爹,救命啊!”

四下逃窜,无躲避之处,大刀袭来,她便直冲冲的钻进喜轿里,那新妇一把被她扑倒。

她似兔子一般,惊恐的跳了起来,却直撞上了轿顶,苦叫不迭,抱歉道:“无意冒犯,无意冒犯。”

新妇盖着大红的盖头,一动不动,那刀便又砍了过来,左一刀,右一刀,到处都是大窟窿,吓的她鸡飞狗跳,那新娘不动,生生又被刺上了几刀。

“大胆狂徒,不看看这是什么地界,竟如此撒野……”南柯一行人赶了过来。

“爹爹,快杀了他们。”南乔在轿内大喊道。

外面一阵厮杀,也无人在围着轿子。她小心翼翼地戳了戳新妇,还是不动,接而看到,这女子腿上直流血,惊了一跳。

慌忙掀开盖头,一容貌绝丽的女子,面色发白,冷汗不止。便使劲推了推她,她虚弱的睁开眼睛,呼吸沉重,沙哑道:“救命~”

南乔面容扭曲,看着她就觉得疼,卯足了劲,将她拖了出来,气喘吁吁,擦汗道:“好家伙,还挺重。”

“怎地了这是?”南柯肩上扛了把大刀,上前急切的问道。

“怕是受了重伤了,你怎么舍的醒了,你在不醒,我怕是要和她一样昏迷不醒了。”

南柯挥了挥大刀,“这不是来了吗,别说他们这刀还挺好用,全给撂趴那了,一个不留。”

“额,人家嫁娶的人呢?”

“早就七七八八死的差不多了,快带她找军医吧,一会估计是要不行了。”

“能不能说点吉利的!”

两父女扛着一个女人,缓慢的前行着,南乔打量这人一下,“嘿,你别说,她还挺高,比我高了一头呢,怪不得那么重呢。”

“平时让你多吃点饭,不吃,看吧,如今跟个小鸡仔一样,任人拿捏。胆量还不小,自己就闯过来了。”

南乔朝着他做一通鬼脸,不再理会。

“大夫,她怎么样啊?”南乔担忧道。

大夫捋了捋胡子,沉思道:“怕是重了毒了,腿上刀上也深,失了气血。不过无事,开点药,内服外敷,修养一两个月便好了。”

“多谢大夫”大夫下了轿便去取药了,南乔坐在一边,打量着这女子。眉尖若蹙,通体雪白无暇,竟连生病也这么美,真是赏心悦目。摸起她的手,白嫩细滑,与自己做了对比,虽也细嫩,但黑了不止一个度了,看来自己着实在北疆过的糙了点。

“小姐,药来了。”小豆子把药放在一旁,呆呆的站在那里。

“你不出去,怎么了,还想看我给她宽衣解带吗,不要脸。”南乔鄙夷道

“哼,谁要看。”说罢跳下了马车,自言自语道:“二小姐,这个样,真是难嫁出去了,唉!”

作者君:爱你们,么么哒!!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