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小说库?>?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2019-07-25

农门皇妃 bt365娱乐城网址_bt365体育_bt365在线投注

农门皇妃

来源:掌中云作者:小半半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舒春兰,郑宏

小说简介:舒春兰做梦都没有想到,她辛苦五年,终于扶持丈夫考中秀才,到头来却被扣上一个荡妇的名号浸了猪笼!多亏村里的傻子铁匠出手相救,她才保住一条命。但从今往后,他们俩的人生就彻底纠缠在了一起。他傻?没关系。有她在,谁也不能再欺负他。他醉心打铁不问世事?无所谓。他主内,她主外,一家人的日子依然和和美美。因缘际会下结成的小夫妻,携手同行,同进同退。斗极品、攒家业,生儿育女……两个人渐渐打出一片大天地。可是……为什么,她越来越觉得她这个傻相公似乎出身很不一般?展开

本书专题: 古言 言情 种田 王妃 情感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傍晚,一轮红日渐渐落下山去,绚烂的光线染红了天际,也映照得整个坡子河都红通通的。

咯吱,咯吱

低哑的声音从正沿着河边小道上行走的一支队伍里传出来。定睛一看,就见两个壮汉抬着一只胳膊粗的棍子,棍子上挂着一个脏污的猪笼。那声音就是从摇摆的猪笼里传来的。

路边上也都站满了人,他们正对着猪笼里那缩一团的小小人形指指点点。

“这个小骚货,我早说她不是个好东西!上次我还看到她和村头的李三眉来眼去来着!”

“就是就是。我们两家住隔壁,她还去我家借过几次锄头,可每次都要趁我不在,跟我男人借,我就说我怎么一直觉得不对劲哩,现在我可算是明白了!”

“还有啊,我跟你们说,你们知道当初她是怎么嫁到文家去的吗?本来一开始文家定的是她二叔家的妹妹,结果到头来去的却是她,你们猜怎么一回事?”

“肯定是她偷偷勾引文家小子!这个不要脸的骚蹄子!”

一群女人越说越激动,有人忍不住抓起一把烂菜叶子突然扔向笼子那边。

也不知道沤了多少天的烂菜叶子落在脸上,腐臭的气息劈头盖脸的砸过来,坐在笼子里的舒春兰猛地睁开了双眼。

两道冰冷的目光从她眼睛里发射出去,落在路边一个女人身上,吓得那个女人刚刚扔出烂菜叶子的胳膊都像是被冻住了一样,僵在半空动都不敢动一下。

与此同时,还有一股冷意钻进她的脚底板,转瞬的功夫就传遍了全身上下。

明明是热腾腾的夏天,这时候了他们都还穿着单衣哩,可是这个女人却觉得自己跟落入了冬天里的水潭里一样,她冷得两排牙齿都开始咯吱咯吱磨得直响。

但舒春兰却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停!”

这时候,只听前面的族长大喊一声,队伍停下了。

“把那个荡妇给我抬过来!”

于是,猪笼被两个壮汉给抬到了最前头。

年纪六十开外的老族长坐在宽大的扶手椅上,他眼看着那个细弱的少女被装在肮脏的猪笼里头。就算猪笼又脏又臭,但破烂的衣服却也遮挡不住她已经冒出玲珑曲线的身体。

哎,真是可惜了。

老族长心里感叹了一声,他马上板起脸:“舒春兰,你身为文家儿媳妇,却趁着自己男人去城里办事的时候勾引自己的公公,你不知廉耻,坏了文家的名声、还差点拖累我们坡子村的名声,我们村里不能容你了!”

“我没有勾引公公。是他三更半夜跑进我房间去的,他想占我便宜被我反抗,然后他就反咬一口说我勾引他。”舒春兰已经第不知道多少次说出这句话。

“哼,你觉得这种鬼话我们会信吗?”老族长冷笑,“文秀才可是我们坡子村的教书先生,他最懂礼义廉耻了,村子里多少黄花大闺女想嫁给他他都不同意哩,他会看上你这个黄毛丫头?你可还是他的儿媳妇!”

“就是就是!”

村民们纷纷附和,看着她的眼神更带上几分鄙夷。

舒春兰艰难扯扯嘴角:“你们坡子村就出了这么两个秀才,你们当然护着他们。不过我说的都是实话,信不信随便你们……哦,不对,你们明明已经信了。看,现在你们不是就打算把我给抓起来沉潭吗?不过你放心,就算我死了,你外孙女也不可能嫁给文城,他早瞧不上咱们村子里的女孩子了。而我……我不怕告诉你们。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一定会回来报复你们!”

她说话的时候,双眼死死盯着族长,又看得族长心里一个激灵。

“赶紧把她给我扔下去!扔下去!”他连忙挥舞着双手大喊。

扑通一声,当猪笼被扔下水去,红通通的河水立刻从四面八方奔涌过来,就像是一只张开的血盆大口,把猪笼连同笼子里的人给吞噬了进去。

舒春兰纤弱的身体也立马被笼子带着往下沉去。

她双手紧紧抓着猪笼,却没有挣扎一下。只任由猪笼带着她朝河底沉去。

在往下落去的时候,她的双眼依然死死盯着岸上的人,似乎要把这些人的面孔都记个清楚。

村民们也都被她的眼神给看得浑身直发凉,一个个动都不敢动一下。

眼看她的身体连同猪笼都彻底被河水所吞噬,那慑人的目光也终于不见了,所有人才不约而同的长舒了口气。

“好了,都散了吧!”老族长慢慢站起身往回走,“我还得去文家看看哩!可怜的成小子,他辛辛苦苦在外头读书考功名想光耀门楣,结果谁知道他媳妇却背着他……哎,这事一出,他爹病了,他又要照顾爹,又要被别人指指点点,人都瘦了两圈了!这个可怜的孩子啊!”

村里人听到这话,大家又纷纷叹息个不停。

至于臭不要脸勾引公公的舒春兰?当然又被他们给骂了一遍又一遍。

说话间,大家看看已经恢复了平静的河面,也都慢慢的散了。

就在村民们都离开后,一个高大的身影慢慢出现在河堤上。

他肩上挑着一个沉甸甸的担子,扁担都被两头的担子给压弯了。可是他的身形却一点都不受影响,脚下的步子也跨得轻松随意,就好像身上什么负担都没有一般,走起路来也没有一点声响。

他原本是目不斜视的朝前走的。

但是走着走着,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大黑狗突然停下脚步,然后冲着河面汪汪大叫个不停。

男人立马也扭头看向河面。

就见坡子河的正中央,一连串水泡从里头冒了出来。

男人眉头一皱,他深沉的目光又盯着河面看了看,就马上丢下担子,然后一头扎进了河里。

他矫健的身影迅速被河水所吞没,河面上因为他的动作而荡开了层层涟漪。

哗!

再过上一会,河面上又出现了动静。这个男人又从河里探出头来,但这次出现在河面上的不止他一个人,还有他怀里的少女。

他把少女给抱到河岸上,双手立刻按压在少女的胸腹上给她催吐。

按压几下之后,少女嘴里吐出来一滩水,可是人却依然昏迷不醒。

男人见状,他眉头一皱,又双手慢慢捧起她的脸。

但就在他慢慢把脸往少女脸那边送过去的时候,原本双眼紧闭的少女倏地挣开了双眼。

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男人脸上却不见尴尬,他只将头一点:“你醒了。”

但马上,他察觉到有一股力道正在不停的推搡着他。低下头,他看到一只湿淋淋的苍白小手正推着他的胳膊。

舒春兰仰视着他,干哑的嗓子里艰难吐出这两个字——“快走!”

男人眉头一皱,就听到身后传来一身高喊:“我就说哩,这个淫妇肯定还有奸夫!现在这个人终于出现了,咱们快上,把他们都给抓起来!”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