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小说库?>?悬疑灵异

更新时间:2019-10-21

我的老公是鬼神 连载中

我的老公是鬼神

来源:分享有趣作者:葱油分类:悬疑灵异主角:葱油

小说简介:“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礼成,送入洞房。”涧秋暗道,糟了,礼成了,莫不是今天真要栽到这山里了?她被人牵着进了一个房间,安置好,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所谓的新房了。又因为头上盖着红盖头,她的眼前只能看到一片红色,还有身上的红嫁衣,这嫁衣上还绣着龙凤呈祥,要不是她身陷险境,也忍不住要夸张这绣工精湛了。“喔喔……”一声鸡鸣声传来,涧秋猛然被惊醒了。“原来是个梦。”涧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笑了笑,利落的收拾好帐篷,塞进背包里,简单的去昨天去过的那小溪洗漱一番。慢慢的,太阳也出来了,涧秋伸了个懒腰展开

本书专题: 悬疑灵异 女频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夜色朦胧、沉静,无星无风。

只有一轮被雾气和阴云遮蔽的弯月,单调的挂在那迷蒙、昏灰之中。

偶尔吹起的阵阵凉风,凉凉的,又混合着清新的香气,四周静静的,显得这山间的月亮更是清冷了,趁着有点点月光,涧秋快速的搭着手里的帐篷,将最后一根支架穿好固定,才笑了笑,拍了拍手中的灰屑,“好了。”

涧秋搓了搓手,“这风有点大了,都有些冷了呢。”

不过很快就释然了,山里面嘛,总要清冷些,涧秋赶紧将帐篷拉开,钻了进去,拿起画本继续描画着。

她是名大三的学生,从小就学美术,平常假期时,也喜欢一个人外出写真,通常就背个背包去各种地方写生,她从小就学了跆拳道,压不怕碰到个别心怀不轨的人。

并且经常一个人在山里写生,有时候还住上一个星期,最开始时,她也有点害怕,但她胆子从小就大,又一个人出去过几次后,也就习惯了,慢慢的,她也喜欢上这种生活了,她喜欢大山,清澈纯净,不染一丝的杂质。

很快,素描本上就勾勒出了几块奇石,排列的错落有致,稍微修改了下,一副速写的怪石图就成功了,落了款,涧秋才满意的收起画本,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都十一点了呢。

时间也不早了,而且今天也累的不轻,因为是在山里,她索性就和衣而眠了。

等帐篷里的小台灯熄灭后,山间的最后一点照明也没有了。

除了那轮迷蒙的冷月散发出的微光,再也看不到任何的亮色。

深夜,山间突然弥漫起了浓浓的烟雾,带着湿气和凉意,饶是涧秋裹着小被子,也被冷的裹紧了被子。

涧秋睡得不是很安稳,迷迷糊糊中,她被一阵唢呐声吵醒了,醒来时她正穿着大红的古装喜服,坐在轿子里,头上还盖着红盖头,周围的空气凉凉的。

除了唢呐声,什么声音都听不到,明明很喧闹,却又静的让她心慌。

她猜测,这应该是成亲的场景。

她想动下,才发现动弹不得,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并且连声音都发不出,所幸的是她还是意识。

难道她是在睡梦中被人下了迷药?掳来成亲了?

现在这个时代,哪有人结婚还这样穿喜服、盖红盖头的?

又因为这座山素来比较神秘,她还想会不会是山里的村民?像这种传统的婚嫁习俗,也只有山里的古老寨子还有遗留了,她正想着该怎么脱身,就听到有丫头说,“小姐,到了。”

什么要到了?

她明明没有动,身体却不受控制的走下轿子,呆呆木木的,她只感觉被一只冰凉的手扶住,透骨的凉,让她忍不住想打冷颤。

然后又往她手里塞了个红绸,涧秋木木的被人牵着走,到了礼堂停下来,然后听到有人高唱。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涧秋暗道,糟了,礼成了,莫不是今天真要栽到这山里了?

她被人牵着进了一个房间,安置好,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所谓的新房了。

又因为头上盖着红盖头,她的眼前只能看到一片红色,还有身上的红嫁衣,这嫁衣上还绣着龙凤呈祥,要不是她身陷险境,也忍不住要夸张这绣工精湛了。

“喔喔……”一声鸡鸣声传来,涧秋猛然被惊醒了。

“原来是个梦。”涧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笑了笑,利落的收拾好帐篷,塞进背包里,简单的去昨天去过的那小溪洗漱一番。

慢慢的,太阳也出来了,涧秋伸了个懒腰,又是新的一天了,至于昨晚的那个梦,虽然有些怪异,但是她也没放在心上,一个梦而已,她是无神论者,从来不会将这些放在心上。

她搭帐篷的地方是山中的一处开阔地,前面几米初就是一条小溪,而后面的山青翠葱郁,这山虽然高,但山脚下只有些青青的草皮,一点太阳也晒不到,白天也是很阴凉的。

因为今天的太阳比平常都要大,她也不好外出采景,便将东西都移到山脚的阴凉处,将周围撒了些驱虫蛇的药物,铺上防潮垫,又拿了些东西出来吃。

只是这里实在阴凉的连一丝热气都感觉不到,涧秋又在周围看了看,竟然发现了一处奇怪的石壁。

待她走进一看,那里是什么石壁,这分明就是一道石门,石门是老式的,呈长方形造型,单扇门,上面还刻了一些东西,看起来应该是文字,有点像古老的象形文,但是笔画比象形文还要抽象,她从来没有见过。

而石门的正上方还雕刻了个极大的兽头,那兽的毛发条理分明,头上长了两只犄角,有点像龙的造型,雕刻的极为细致,就连兽眼中的那股气势也被刻画的淋漓尽致,整个石雕栩栩如生。

涧秋只是和它对视一眼,就能感觉到那眼里的摄意,让人想要臣服。

她没有害怕,反而很是惊喜,她学的是美术专业,对雕刻也有所涉及,像这样出神入化的石雕她还从未见过,拿出手机为石雕拍了张照片。

这里怎么会有道石门?涧秋疑惑,用手摸了摸石门,有点凉凉的,却不小心被石门上没有磨平的尖锐刺了一下,虽然她很快将手拿了下来,但是上面还是沾了点血迹。

涧秋先是皱眉,然后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那石门上的血迹正朝里面渗去,而暗暗的红色竟然慢慢的顺着整个纹路弥漫,有些诡异。

说实话,她还是被惊了一下,第一次见到这般怪异之景。

她想,这或许是古人设计的机关,而她刚好触及到机关罢了。

果然,暗红色慢慢的消失了,但是那门却慢慢的打开了,发出厚重沉闷的声音,因为许久没有打开过的缘故,还落了好些灰尘下来。

“咳咳……”涧秋被呛了几声,用手挥了挥面前的灰尘,“或许这里是个古墓,可是也说不通啊……”

没听说这里有古墓啊……

涧秋疑惑,再看这石门的样子,至少有上千年了,一般的古墓哪里是这么容易就打开了的。

涧秋往里面望了望,有点黑,但是奈何禁不住心里的好奇,想了想,她还是决定往里面去看看。

她的胆子一向比较大,不然也不敢一个人来这山里面,将手机的手电筒打开,涧秋就往里走。

里面比外面凉快,路也比较平坦,看得出是被精心修葺过的,这条通道也不长,甚至还能看到从里面发出了的微光,越往里走越明亮,她走了十来分钟,视野开阔了,看到一道拱形的石门。

而这里已经很亮了,完全不需要手电筒了,涧秋将手机的灯关了,穿过石门,正是一个宽大的石室。

涧秋又被惊呆了,石室不过一百四十平米左右,但是装饰的却是极为华丽,石壁上镶嵌的都是婴儿拳头大小的珠子,正发出莹莹的亮光,原来通道里的光是从这里渗透出去的。

而里面的摆设也很华丽,

绕是涧秋再怎么镇定,都被惊得呆住了,“真是土豪啊。”

各种各样的玉质摆件、金银器皿陈列着,再看最中央,打造了一个石台,放了方的白玉棺椁,那玉最为透亮,隐隐约约还能看到里面东西,涧秋猜测,应该是个人。

涧秋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突然感觉背后有些发凉,这真的是古墓……

她想,既然都进来了,那再上去看看?

说不定棺椁里有什么能证明这墓主人身份的东西呢。

因是古墓,她还是比较小心的,小心不去碰到里面的摆件,走到玉棺椁边,涧秋又咽了咽口水,虽然棺椁是闭合着的,但是里面毕竟有死人,她胆子是大,但是也没见过死人,而且还是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人,说不定人都腐烂的只剩白骨了。

“要怪莫怪……”涧秋口里念念有词,定了定神,最后将棺盖推开。

她没有急着趴上去看,而是等了几分钟,听说人死了腐烂时可能会产生一种有毒的气体,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等气味散了,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才凑近了。

当她靠近时,闻道一股清淡的莲香味,清新怡人。

再看里面,确实躺了个人,是个男人,他穿了件白色的袍子,上面还用金丝勾勒出暗纹,在明珠之下闪闪发光。

男人长得很好看,涧秋从来没有见过比他更好看的人了。

他五官精致立体,面容白皙,修长的剑眉为他平添了几分凌厉,他双目紧闭,皮肤看起来还有光泽,不像是死去多时的人,若不是他气息全无,涧秋还以为他只是睡着了而已。

这里的摆设富贵华丽,这男人的穿戴也是极为讲究的,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是应该是出身不凡的。

“不知道这墓主人是哪朝的人?”见这男尸并不狰狞可怕,反而很英俊,涧秋心里的惧意也散去了不少,又对男尸的身份好奇,见他身边还放了些竹简,腰间也挂了块白玉佩,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上面刻的字迹。

或许这会是他身份的象征?

涧秋弯腰去拿他腰间的玉佩,玉佩刚刚拿到手,正要起来,突然,棺中的男人眼睛豁然睁开了,他眼神黑沉凌厉。

“啊!”涧秋尖叫一声,便被那人拖进了棺材中。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