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小说库?>?悬疑灵异

更新时间:2019-10-21

死亡背后 连载中

死亡背后

来源:分享有趣作者:郑晓东分类:悬疑灵异主角:郑晓东

小说简介:从部队退役的女军医夏叶回到天海市后,一件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她身上发生。却以为是幻觉,之后一直到父亲工作的单位上班。一起都归属于平静。直到一天越鸣集团董事长坠楼身亡,接着父亲也触电身亡,警方介入调查。依然毫无头绪。接着命运之手就像是魔影一般将整个城市包围的一种白色恐怖之中?????!光明与真相能否冲破迷雾,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能否被瓦解,这个城市该如何??????展开

本书专题: 悬疑灵异 女频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直升机盘旋上空,巨大的螺旋桨在低沉的轰鸣,整齐的步伐,十几名特战队员整装待发,迅速列队,钢盔下面一张张涂满迷彩的脸孔武有力,目光精炬。

全副武装的特战队员们脸上涂着伪装迷彩,身穿猎人迷彩服,手持战术改造过的自动步枪等各种武器,左臂佩戴的猛虎臂章让这一群男人看起来更加精悍生猛。

特战队接到上级的报告,要求去边界阴山去参加一次任务,这次的任务是对付一群持枪盗墓团伙,而那个地区的气候复杂,多变,车辆不能上去,为此这个任务就只能交给你们猛虎特战队来完成。

一个个震天的高喊。

直升机拔地而起,消失在晨雾朦胧中。

现在!回想起那一年一身戎装,如今却待业在家的夏叶,鼻子一酸,流下了眼泪,虽然自己不是其中一员但是那个时刻依然是历历在目。而那一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就像是噩梦一般,作为医疗队跟着特战队一同来到密林中却是浓雾弥漫,四周看不到人,队长志军让作为尖兵的“大牛”打开强光手电,在头前引路。一路上反常的安静,迷雾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围绕着每个人没有人能看的清楚,没有人能将自己发出的声音传出,所有的电子设备无信号,就连最原始的电台也不能使用。夏叶做为唯一一个跟着队伍的女队员有些害怕,而他们其中的狙击手安慰,却有些痞痞的说,也不知道跟来干什么,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不就是有些浓雾吗!至于将你吓成这样吗?

你知道什么,夏叶不服,以前这里是作为细菌研制的基地,听有人说这里出过鬼怪,能不怕吗?

我就是吗!女人就是麻烦。一名队员带着浓重的家乡口音说着,将他们逗的开怀大笑。

队长叱喝一声:“够了,现在是执行任务,一个个给我打起精神,如果任务完不成,回去就是到时候在新人面前我们还不被他们唾沫淹没。”

突如其来的变故谁也想不到一条人影闪过人就不见了,留下的只有一滩血迹,在前面开路的尖兵大牛,只留下一滩血,依然安静。

不好!我们可能遇到情况会是野兽或是不明生物袭击。

队长命令通讯兵在呼叫,一定要接通总部,不然这个地方可能是不祥,队长典型的农村人一副封建观念,以为一有怪兽。

时间不大迷雾散去后,一座碉堡一般的建筑耸立在他们面前,四处没有其他的东西,只有这一栋单独的建筑,冲锋手赵登科绕绕头,不对这里之前是好的一片村落人家怎么就没有了,难道是海市蜃楼。

里面走出来的东西让他们是彻底的惊吓或者说是恐怖,长得狰狞的生化战士,端着机枪疯狂的扫射,一片片倒下。

如今回忆起来还是会不住的胆寒。

不过是一场梦罢了,还是回到正常的轨道吧!夏叶在不住的告知自己,手机铃声的想起让她更是惊恐,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富有浑厚的磁性的声音敦敦的告诫,叫你不要将手机调成这种惊悚恐怖的声音能不被吓到吗?今天没有时间就不回来了,你自己吃吧!

夏叶嗯了一声便挂了电话,随手甩了手机便继续在写着什么。手机又一次发生惊悚的声音让她是吓得哆嗦,电话那头只有一声惨叫便没有了声音。

电视台上在报到关于今天一早区某小区内人变丧尸的恐怖事情,在看着电视的夏叶不住的笑,肯定是恶搞为的就是娱乐与如今的关注度吧!可是当听到生化二个字的时候她彻底的傻了,难道已经是蔓延到市区来啦吗?

看来果然是报道不假。再也坐不住的她才想起打他电话那人的那声惨叫,难道跑出来了。不好,他赶紧给之前在特种部队的杰克打电话,杰克也很是闹心,自己也同样做了一个关于自己成为了生化人的梦。

电视里播放着一部早已耳熟能详的特摄剧牙狼系列的第五部作品一开始一大段日文:人间の魔獣霍拉饮み込まれ,太古の时代はすでに存在している。这一段在她看来就是噩梦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什么魔兽存在不过是编剧在哄骗观众,但是在他眼中却是恐怖那种魔兽比电视剧上还可怕。

幸存者一个个被带到军法处询问,军法处军法司长官一副义正言辞因为判定了太多的生死字正腔圆让年轻的夏叶一直对文职干部很反感,感觉这群人颐指气使没多少能力。军法司长官中厚的男低音:你们看到什么人偷袭了吗?为什么只有你军医回来,为什么不救他们。夏叶想了想,摇摇头又点点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平时你不是最会说吗?今天怎么了。

想到这些在看到这电视剧本来对常人来说不过就是一部娱乐的电视节目可是在她这是就像是梦魇一样环绕,耳边不断有嘶哑的呻吟声每次在梦中惊醒。不止一次吓出冷汗。

“你该去看看医生是心理医生。”作为好友的薇薇很高雅的端起咖啡轻呡一口。

“你还是气质高雅不想我现在是每天噩梦缠身。”

“你这是典型的心理阴影长期下去对生理和心理也是一种慢性的摧毁,我认识一个很好的心理咨询师你可以去找他她的号可是很难挂的,一个星期只来我们这个小城市一次。”

“好吧!你这算是推销吗?”夏叶看看她这个死党。

“你看看你这么喽还是我们之前学校的大美人吗?我告诉你当时你考了什么破军校当时多少男生对你是失望从此不敢说你是女神而是女汉子。你这气质我看是毁了。”

“我记得当时阿姨也不是很同意你去报考军校,死活不让你在进门,现在好了退伍一切就可以新的开始了。你既然有医生资格证做一名医生一年的月薪恶好几万吧!”

“又来,下一句是不是就是催我结婚然后就走上了所谓的正规。那怎么你就不结婚还单着。”

“我不是还没找好!”

“我看你是要求太高。”

“记得去看那医生他姓韩是别忘了。”说着急急忙忙的拎着包小跑离开了咖啡馆,

看着名片淡定一笑,还是留学于莱比锡大学科学心理学的导师韩斌,心理学现在打着这个旗号到处开设所谓的心理辅导也是自己吹的多少的厉害,不就是所谓的读了几本心理学的书就认为自己可以开染坊。也好正好去看看所谓的心理学导师是个怎么样的人。

来的一家咨询室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有些人却跟保安一说就进去了,人群中就有些人叫骂又是靠关系。

心理一直忐忑不安的夏叶进了门。

“你以为我是一个很丑的男人嘛?”

“你很自信!”

“你很特别!”

“你好像不是来看病的!”

“我本来就没有病!”

“来这里的人都说自己没有病,不是吗?”

“是也不是!”

我想你是一名军医曾经是吧!韩医生一语中的。夏叶一笑有些刻意,难道不打算让我坐下,难道你就是站着给你的病患看病的吗?

对不起,韩医生很绅士的请她坐下。我想我们可以开始了,我会先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一一作答。

“只要不是隐私我会的。”

哦!但是作为心理咨询师我必须知道你的工作性质不让怎么定位病人的病情。难道不是吗?这韩医生微笑起来还有些韩国欧巴的笑意。

“看来你这个手段能勾搭不少妙龄女郎。但是真真的人不会这么做吧!”

“我想还是先开始我的工作吧!”

“作为心理学专家我想你已经知道我之前是做什么的对吗?”

是的!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之前是在部队工作,你的站姿是标准的军姿,而且你的坐姿也是很端正并不是很慵懒很懒散,这一点从你进门我就发现了。

“看来你这心理学家还会推理从面相上看人或是从别人的举动很语气上来断定一个人的工作从事哪一类的工作是吗?”

“是的!可以这么说!不过我还是很好奇,军人在军队里面也有心理咨询师,也能解决你的问题。难道你从没去军队找过心理疏导吗?”

“如果我说我就是心理辅导你相信吗?”

“我能看出来你应该不是在作战部队!从你手上我没有看到有老茧,一般部队里面食指上右手指间上会有老茧,应为指间上扣动扳机日以继夜的会将皮肤摸出厚实的老茧,而左手托着枪托掌心也会留下老茧也是长期托枪留下的。”

“好了!你不用再推理了,你说的不错我是来自军队可是部队的番号是机密我不会告诉你的就算是你催眠我也没有用。从我一进来你说的都是废话,我想我没不用再谈了。”说着夏叶就想早些离开这个所谓的韩医生在说下去可能从高中到大学的几段恋情也会被拔出来的。

“你这么匆匆的离开看来夏小姐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难道你认为你天天做的噩梦是假的吗?你们在迷雾遇到的可是恐怖这种恐怖可以将一个人的精神全部击垮,难道你作为曾经的铁血军人就要退宿吗?”

“这句句就像是钉子一样钉在她的心里,深深的伤痛。转过身看看他,我猜的不错的话你一定不是什么医生对吗?你到底是什么人快说。”

那韩医生一笑,我果然没有看错人,我想你知道我是谁了吧!

“是你!”说着夏叶一愣,不自觉的敬礼。

“你还没有忘了我。”

“我怎么会忘了呢!你可是我们的队长代号锋芒。你还别是你假扮这韩医生真还挺像的,我没想到你已经能从虎口逃生,那次任务到我们一小队的人全军覆灭,就留下我一个人,尖兵连尸体也没留下只要一滩血迹,和他的枪留下。”

“你知道我是怎么逃出来的吗?如果不是金风暴我可能就死在哪里了!”

“金风暴是什么!人吗?”

“不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在谈。”

“好的!郊区的公园可以说说,我想到公园只要20分钟的路程对吗?”

“电话中正是与他说话的是锋芒,想到那一天的事情,生化人。”

“队长你这么知道!”

“在金风暴的基地我看到了在巨大容器中成殓的生化怪物的尸体。青面獠牙就像是巨大的怪物一样。”

“那个组织是做什么的,你知道吗?”

“看到夏叶的疑问他拿出了一枚金色的徽章,你看上面刻着的就是金色的风暴,看来这是一个专门对抗所谓灵异的组织。”

“单单从一枚刻章还看不出什么,如果是我我也可以找一家3D打印店打印一枚所谓金风暴的徽章,轻而易举,可以出来骗人。”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可是我想不通那所谓的金风暴他们用什么手法来对付那些黑暗中的黑影呢!”

“这么又说是黑暗中的黑影,难道你认为生化人不存在对吗?”

“是的!根据法律根本不可能让有生化武器的大规模使用,所以根本不可能有生化出现。无非是一些私心的生化企业大赚黑心钱所导致的将员工改造所谓的生化体来接替人类弱小的身躯。从而得到利益的最大化。”

“这些你是怎么知道!”夏叶有些不敢相信,就好像是在天方夜谭。“并且我们的任务是对付一群盗墓持枪的劫匪。”

“不!你以为我们特种部队是对付一般的劫匪特种部队应对的是特殊任务斩首或是营救这种关于任务是所谓的劫匪不是我们特种兵该做的事情,这些交给当地的特警或是武警就可以解决。”

“你的意思是我们应对的任务不是一般的任务,而且任务是绝密对吗?”

可以这么说,我想这也是为什么任务会是绝密的并且你们都从此任务简报上看到的却是劫匪和盗墓,这些不过是为了保密,所以一切都结束了就当时一场梦吧!

“这么说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一切就结束,那么这多年来来的军人生涯也结束了吗?夏叶不敢相信,原本队长可是军政全优的军人合格的战士如今说出这样的话让她很吃惊。”

“有些事情可以改变一个人,我想你也明白,没有经历生死你看不透,也不能明白什么是对的什么是浮云。”

夏叶一笑,“我想不出为什么你明明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为什么会如此阴暗,难道你缺钱,或者说你有什么苦衷吗?”

“你不用猜,你也猜不透我,锋芒从见面到谈话一直是一种表情谁也想不出他心理想的做的可以联系上。”

“你是我带出来的人,你心中想的我一清二楚,你现在一定认为我是是逃犯或者说我现在背负着命案在潜逃对吗?”

“不用猜!我不可能干这些事,我想我给你看那枚徽章你就明白的,想不到你还是不懂。”

“谁会知道你们这些中年男人的想法你们眼中不就是为了所谓的钱吗?我听说你的老婆是外地人并且你为了养家糊口说不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也不一定吗?作为你的学生我还是希望你明白我的话,你是军人出身我不希望你最后的归宿是刑场上的罪恶的子弹穿过你的脑袋,一地的血腥。而你的妻儿却成了未亡人,一辈子是罪人的儿子。”

锋芒不在盛气凌人,而是叹一口气,拧开一瓶汽水喝了几口,好像一下子来了精神,继续那样慵懒的说,“好吧!我想我没还会在见面到时候你听候我的电话就是了。”

“好吧!我希望你的名字不要上明天网络的头版头条就是了。”

话刚说话,夏叶就转身离开,就听见汽车急促的刹车声,一名男子被撞倒在地,回头一看正是锋芒,有些惊讶,只见他还是缓慢的站起来依然若无其事的走了。

夏叶很惊讶,他这是有多少深的能力或者说他根本不是血肉之躯,这也更加让自己好奇,一定要上前看看,想着就追了上前。

你站住夏叶拦在他前面!锋芒看着她,“怎么你有什么话问我吗?”

“我想我终于知道你的代号锋芒是什么意思了!就是锋芒不可太露,你就是因为太爱表现自己所以你必然吃亏。”

“怎么你不问问我为什么被车撞了没有事情吗?难道你就不好奇吗?”

“好奇!我想你一定是做了特殊的手段或者说你是故意让我误以为是你造成的假象,我想你一定是为了向让我将这段视频传播到网上来骗取所谓的点击率,或者说你如今已经是穷困潦倒想来骗些钱来维持你已经不能在悲惨的生活。”

“随便你怎么说吧!我只是告诉你,接下来你越来越出乎你的意料,看到一些所谓的灵异事情当然你你到时候也可以选择去报警。怎么你很怀疑对吗?”

“夏叶见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叫道,王小峰你太厉害了,我想你还以为自己还是队长依然是稳如泰山对吗?那我告诉你,我知道了所谓的秘密我随时可以去报警。”

“好啊!你去就是了!我不怕,我想你没有直接证据是不能指认我,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

“我真不知道从军营离开后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秘密。”

“因为每个人多少都有一些不想让第三人知道的事情,一旦说出来有些人会觉得让人笑话,有些事情说出来会觉得荒诞,还有就是秘密的私事被被人知道就会更了解一个人这样反倒对自己不利。”

“也许吧!我想我不需要向什么人隐瞒什么!”

锋芒看着她,独自一人走了,夏叶一人留在公园吹着冷风,心中想着刚才的事情,可能这就是秘密吧!

回到家中,回想这一幕幕就像是电影一样在回放,心中更加烦躁。散步在夜色灯光交汇的马路上,车流不息。看着车流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孤独,一时间将整个人都抽空了。长得后发现如此的孤独,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做什么都是一个人,看着那些情侣成双成对自己却是孤孤单单一个人,走在街上看到华灯初上。

“你站住,快别让这人跑了抢劫。”

夏叶看着不由自主的追了上去,可是转角一处胡同中没了人影。在回过头来一看一人倒在血泊之中。

警局中一名年轻的警官在做着笔录。

夏叶看着他,你是刚刚警校毕业来的警队吧!

年轻的警察很惊讶,“是的。”

“我能看出你有些慌张,又有些不知所措。”

“你怎么知道!”

“我想是你的动作都告诉了我。”

年轻的警察一笑看着这漂亮的姐姐,心想难道她是上级派来视察工作的,不过声音苛刻还有些怒气冲冲。

夏叶盯着他大眼睛直勾勾看着,让着年轻人心中直发毛,心想难道是自己上班玩手机被发现了,不就是跟女朋友发发微信聊聊语音。

“怎么,还脸红了,难道是你做了什么亏心事或是在看什么电影吧!”

“没有不过就是跟女友聊聊天,没想当年你们这些毛还没长齐的小孩子都谈恋爱了。”

年轻的警察接着说:“难道你没有恋爱吗?像你怎么漂亮美丽的大姐姐难道没有人追求你。我可不相信。”

夏叶瞪他一眼,心理想乌鸦嘴往人伤口上撒孜然啊!毫不客气的说,“我劝你还是住嘴,姐姐我还有事,做完笔录我还上班那!”

好的!好的!年轻的警察继续做着记录。你是追着犯罪嫌疑人去的,然后你回过身被害人就被杀了吗?

“是的!”接着我就被你们带来警局问话。

那你有没有看清长相。

“那是灯光已经很暗,那小巷没有监控我没有看清楚那个人的长相,不过可以肯定会功夫。而且是散打与跑酷一样很精通,我追不上。”

“想不到你也会功夫吗?”年轻的警察很不可思议。

“怎么!我还当过兵你不知道吗?我想你们也调取了我的存档看过了,我的有些事空白你不觉得奇怪,我真不知道你文件检验与情报资料怎么学的。”

“我没有注意!”年轻的警察笑笑,脸上青春的印记更加明显。“现在我可以肯定你不一般。”

“我想你一开始就错了,因为你错过了问话,我可以怎么说吧!”

“对!是问话。”年轻的警察点点头越来越看不懂这被审问的人,只好听她说。

“我想可以跟你们的队长谈谈重要事情跟他说,而且这件事情你插不上手。”

一名中年的男人进来,看着夏叶眼神的懒散一下子变得聚精会神,盯着夏叶看了半天,就是不说话,只是看着她,夏叶也盯着他二人眼神相对,这中年男子想不到既然有人可以与自己对视一分钟。他转头微笑,我想你今天说的故事我会很有兴趣听对吗?

夏叶盯着他,“是的,我想你就是那传说中的队长。”而且故意将传说二个字说的很刻薄。

“果然不是一般人,我想你今天的到来只是单说故事也不是你的目的,不过是你的一个目的之一。我可以这么说吗?”

“当然可以,你是警察又是他们的队长你这么说都可以,现在我不过是你们眼中的犯罪嫌疑人对吗?我想我也可以这么说。”

“你不但是反侦察能力强,而且随机应变的能力也很厉害,从你进门一开始我就注音你了你的在站姿坐姿都是典型的军人姿态,你一定是军人出生而且对于应急抢救很在行,我们在尸体检测发现有人给他的伤口止血而且方法很专业。可是被害人失血过多死亡了,而现场只有你一人没有旁证,你说不清楚是不是你杀的人,你如果在这么蛮横无理我想我们可以定义就是你杀的人。”

“激将法对我没有用,在说现场留下的指纹不是我的,我在帮他包扎伤口时带着手套,你们提取过,我想警局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地方,如果是这样那你们为人民服务的几个字只不过是嘴上说说的宣传口号吧!真的也就是为了金钱与权势。错判几件案件对于你们来说家常便饭。”

“果然伶牙俐齿。”中年人大笑,果然是军人,“好吧就当我看玩笑,但是你也看到了警局的墙上的几个大字可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想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我们可以用一百多种手段让你说出你心中想说的话。”

“是的!我知道可是有一样你不知道,我在心里已经将你家里的十八大祖宗问候了几百次,我想我可以这么说吧!”

中年的警察队长,一笑,脸上的细纹更加清晰,可以看出在这行的艰辛,鬓角的丝丝白发,就是最好的证明。“你很会说话,看来你当的兵也不一般,我想我们今夜可以好好聊聊。”

“但是我不喜欢跟大叔一起讨论人生这么严肃的话题,我宁愿与小鲜肉一起八卦一下讨论下今天吃什么明天跟那个自己喜欢的女孩去滚床单,我更喜欢这样的生活,可能说在你们眼中这样的人很颓废或者是无药可救,但是我就是任性。”

大叔,中年警察队长,一笑,有些泛黄的牙齿显得更加像是日本的变态大叔,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面走出来一样。

夏叶一笑也不好大声的笑,毕竟这里是警局,只要憋着嘴不笑出声。“你姓刘叫刘大业难道你父亲是个大老粗给你起个怎么没有品位的名字,我想你一定很讨厌这个名字吧!刘警官。”

“是吗?你想要喝一杯咖啡吗!警局的咖啡可是很好喝的,难道你不想尝尝吗?”

“我不太喜欢喝咖啡。”

“你可能不知道,那些犯罪嫌疑人最喜欢喝我们警局的咖啡,我想你会习惯的。”

“我习惯不了,我打算喝什么咖啡,我只想好好的回家睡个觉。”

“你会回去的,现在我想你回答一个问题就可以了,你根据我们的调查显示,死者是这个片区的富豪并且他原本就是与人有情账的纠纷,如今被杀死,我想他原本承若可以帮我们换一批警局的桌椅的事情要泡汤了。”

“看来这个人的业务都拓展到你们国家机构中来,你可要小心一些,可能为此你就丢了性命也不是没有可能,我想你还是老老实实的打消这个念头,不然你会将你十四岁之前的所爬上来的位子一步步的掉下来。”

“我相信你不会这么做对吗?”

“也许吧!你的新人不怎么样,就连所谓的最起码的盘问都做的不好,我想你可以换人了。”

“你也知道我们这个县市是地级县,本来扶持力度就不是很大,现在又在打造的是养老与环境的保护,所以不想是大城市,他原本根本没有资格考进这里,如果不是贫困地区他可以还在西南老家帮着家里在收麦子那!”

“好吧!我想你也不是什么合格的警察不然怎么还还在这个小城市这个县城里当警察呢!可以直接到直辖市或者是省会城市里面过上了好日子。”

中年警察底下了头,录完笔录回到家已经是十一点了,洗洗之后就睡下了。

第一天打开电脑,头条手机上都是昨夜发生所谓的看到不明物体的图片,夏叶巴巴嘴,无聊现在的人是在怎么了对这些网上的p图跟所谓的无聊点击是这么的感兴趣,他刚说完就注意到视频上一处角落丢下的一块徽章,那块徽章跟锋芒给自己看的是一摸一样,难道这些都是存在的所谓的金风暴到底是什么。

传说在上古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比人类更加聪明的生物,我们称他们为半人,这些人长得跟神话传说中的女娲与伏羲一样,对生存之数,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地二生火,这些在河图洛书上都有出现过这本书不是占卜的书籍,而是开启他们文明的密码,也可以说这是他们最早认识这个世界的数据。当时听到这些不过是他们的无稽之谈,想来是古人不能解释进化所虚幻构造的想象,现在想想难道那些所谓的半人的东西真的存在。

手机铃声响起,“你看到了吗?现在在朋友圈都传的疯狂地事情,说是在国外的朋友也就是我们的初中老同学陆愿拍到了神秘的半人的怪物,我想你一定要兴趣,这就是我为什么打电话你的愿意。”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号码!”

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沉寂了几分钟,“夏叶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没关系,我会让你相信的,你不觉得我们那一次的任务跟往常不一样,而且那一次你难道没有发现所谓的任务为什么就是我们二个人活了下来,我相信那就是之前已经设计好的陷阱。”

夏叶并没有挂断电话,而是认真的听他说着,“这些都是为了一个计划,而这个计划就是我们知道的魔影,包括发到网上的视频,都是“他们”设计好的。”

“他们你说的他们是什么人!”

“这个我不是已经知道了吗?我们现在称他们为魔影,而且要对付他们不是靠的是什么警察,而是我们金风暴。”

“金风暴是什么”

“这是一个神秘的组织这里面的人是专门对付所谓的魔影,为此我相信你会相信我的话的,你可以来坐标的地方,我们见面再谈。”

“电话挂断后,夏叶是怎么想都不相信,看起来就想是科幻剧或者说就像是幻想出来的东西,无论还是先去看看再说。”

“驱车来到一处荒滩,停车在车里等待,看看四周荒无人烟,手机上显示号码是王小峰打来的,我已经到了你人呢!”

“不用下车,我会在十分钟后来找你。”

“十分钟!”

“不错!十分钟!我想你不会有什么意见,你一定很想知道但是你又不想让他们知道你来这里,还有你的害怕让你的判断失去了原本判断,你本来的应该不出现,会对你带来烦恼。”

夏叶点点头,始终都是听着他说话,现在你去拿一样的东西就在西街的一个垃圾桶边上,但是你必须在没有人的时候去拿不然我怕你被人跟踪。

“怎么搞得就像是接头的暗语一样,你既然你这么不信任我,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也不会去哪里。”

“夏叶!你是不相信我的话,我也能理解,可以你别忘了,有些事情可不是你想公布别人就会相信的。”

夏叶不在多言,可是心里还是在打怵。

眼光明媚,在黑暗的角落中,他们一直在翻找什么!穿过两条街两个街角四个红绿灯终于到了他们说的那个地方,可是已有人先一步存放在垃圾箱里的一块徽章既然没有想到被人先拿走了。

“你应该告诉我到底放那个地方了,为什么不说!”

“我也不知道!我们不应该乘机去拿别人放着的徽章,难道那个人真的会给我们钱吗?”

“谁知道!我觉得应该拿不定钱,难道就不去做了吗?”

“你之后又是怎么知道将这个包裹子啊快递箱里,而不是在垃圾箱里面翻到的!”

“我倒是很想看看那个人承认的事情,现在东西到手就差钱了。”

“那人家的钱帮人家办事,谁不知道现在我们口袋一分钱也没有了,帮他们取一件东西而已,谁不知道现在金风暴已经开放入驻我们集团乃,定名为金风暴网络开发部,既然集团的少董事长都授意这个金风暴这个组织的头目叫什么来着刘亚的人既然这么厉害还会和我们董事长何种,看来他们开放的软件在市场上很占有分量。看来金风暴网络公司能在这小城市占有先机,以后进军更大的市场很有机会。”

“可惜是的是如今金风暴网络一下子将原本公司的主动市场一分为二,如今泡沫经济之下集团如今在网络市场一早便失去了机会,在下又投下了几十亿的资产,不知道收益会怎么样!”

“这可不是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我们只要做好我们员工的本分就可以了。”

“好了拿着东西就走吧!”

“对了!明天有一位大美女来我们集团,看来我们这些单身的希望哦!”

“据说是网络这一块的高手。”

夏叶回到家中一直拿着这一枚徽章看了足足个小时,就像是老猫看着自己拿不到的鱼食一样依依不舍,可是又嘴馋。

这徽章上次只是粗略的一看现先仔细一看徽章既然是纯金打造的要事拿到市场上去卖可是值不少钱。

现在金价又在下跌,还是在等等吧!说必定过上了几年就涨价。

可是,当时去拿这枚徽章的时候既然看到两个家伙鬼鬼祟祟的也在垃圾箱里面翻找着什么,难道这个锋芒既然将两枚徽章放在了两个分别不同的地方,并且故意让一个人拿走,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公司的职员。

这个小城市最大的控股公司就是越鸣集团是最大的公司,他们不但旗下有日用百货、电子游戏、网络硬件,还包括向国家科技技术的支持,云计算的运行等!他们跟这个金风暴有什么关系那!

想着,微信上有一条信息,越鸣集团我根本没关注他们的微信号,怎么会让我明天去他们网络技术部门上班报到。可是我对网络应用一窍不通,就连编程与解析我都没有学过,不行我不回。

电话铃声响起,一个陌生的号码打来没有显示归属地,她没有去接,一连打了三个电话,她才接听,电话中的人说自己是越鸣集团的CEO楚天阔,夏叶半信不疑,没有直接与她表明态度明天到不到场,而是婉转的说了句,明天再看看。

电话挂断后,夏叶长出一口气,明天真的要去吗?从回来后一直出现不思议的事情难道真的是被诅咒了吗?

浑浑噩噩的这些日子里面,只是想着能回到之前的行业里面哪怕是在小诊所里面做一个小小的医生也是可以了,起码可以维持生活。

现在让咱们做什么金风暴开放的技术这块的负责人,难道金风暴是越鸣集团内部开发的一种产品。而我是他们选中的人吗?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