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小说库?>?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19-07-22

穿成美男子 bt365娱乐城网址_bt365体育_bt365在线投注

穿成美男子

来源:掌中云作者:半堕落的恶魔分类:历史军事主角:张昌宗,薛崇秀

小说简介:穿了!穿成了张昌宗——没错!就是那个历史上着名的小白脸!想起唐书写的:天后令选美少年为左右奉宸供奉!张昌宗摸摸脸,放下铜镜,心头危机感空前高涨!展开

本书专题: 历史 穿越 情感 斗争 古言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穿了四年才知道自己穿的是谁,敢问世间,舍我其谁?

张昌宗蹲在家门口的石榴树下,仰着头忧郁的望着树冠,心里疯狂捶地!

是的,他穿的就是张昌宗!

不用怀疑,就是那个“名垂千古”,节操渣到给年迈的武则天老奶奶做面首,还把自己的哥哥张易之一起介绍到老奶奶床上,以“上阵亲兄弟”的姿态,给老奶奶卖贞操以换取官职、权势的着名小白脸。

他应该算是胎穿的!有意识的时候,他娘正在努力的把他生出来,因为是遗腹子,他爹的面儿都没见着。

他出生的时候,他爹死了三月不到,全家还沉浸在悲痛中,也没什么心情和精力给他取个乳名,就按照排行,一直六郎、六郎的叫着。

知道他们家姓张,穿来四年,也知道穿的是唐朝,约莫是高宗、武则天时期,也从小到大被同一个坊的邻居评为本坊最漂亮可爱的小郎,但他从来没多想,每天健康活泼的成长。直到四岁要开蒙了,叔父给他取了个大名--

张昌宗!

一开始听到的时候,还以为是巧合。世间总会有同名同姓的人,张这个姓氏是大姓,昌宗这个名字也很普通,难免会有重名。抱着这种侥幸心理,问了四个哥哥的名字--

大哥张昌期;二哥张昌仪,四哥张同休,五哥张易之……听到张易之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已经绝望了!

是他!是他!就是他!我们的英雄小哪吒……呸!现在不是逗比的时候!张昌宗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深深地觉得这个世界对他充满恶意--

老奶奶啊,白发苍苍,满脸皱纹……怎么能下得去口!这完全不是关灯能解决的问题!

“六郎,为何一人蹲在这里?怎地不与文阳他们去玩耍?”

大哥散职回来,直接一把把他举起来,笑得一脸慈祥--

他大哥比他足足大了二十多岁,侄儿都比他还大几岁,作为短命老爹的遗腹子,长子的大哥几乎是把他当儿子一般的养大,对着他的时候,总是一脸慈祥。三岁以前,还是侄儿带着他玩儿,去到哪儿背到哪儿,他大哥训儿子的话必有一句是--

带好你六叔,不许把他弄哭!

张昌宗其实不太喜欢被举高高,无关其他,纯粹就是双脚离开地面后没安全感。但是,作为一枚四岁的正太,有着体型、身高上的差距,即便心里再抗拒,也只能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大哥举起来。

张昌宗挣扎着下地,很是严肃的宣布:“大哥,我明日就要去上学了,不是小孩子了,不可以再这么抱我!”

可惜,这样的严肃衬在幼稚还带着婴儿肥的脸上,除了萌,啥效果都没有。张昌期大笑,疼爱的摸摸张昌宗的脑袋,笑道:“对,六郎也要开蒙了,明日大哥特意向上峰请了假,送你去族学。”

“喏,谢谢大哥。”

“谢甚子!你乃我之弟,皆是我该为之事。”

说着,又是一脸慈爱的抱起弟弟,向屋里走去。

张昌宗:生无可恋.JPG

“阿娘!”

“大郎回来了!怎么又抱着六郎?快把他放下,你在外上职劳累一天,正该歇息歇息才是,怎地又去抱六郎?臭小子,还不下来,怎地又缠着你大哥?”

韦氏四十岁上才生的小儿子,别人家这个年纪的妇人,多已享福做了老太君,她还晚节不保的老蚌生珠。加之夫婿死得早,要操持家事,又要拉扯孩子,看着比寻常妇人还苍老些,鬓角已然生灰。可即便这样,笑起来的时候,明亮的眼睛,秀丽的眉眼仍能看出几分年轻时的风采来。

张昌宗听到他娘又叫他臭小子,煞有介事的低头闻自己身上的气味儿,义正辞严:“阿娘,不臭,孩儿昨日才洗过澡!”

“噗~”--

大嫂刘氏、二嫂赵氏皆喷笑出声,大嫂大笑着直接一把把张昌宗揽怀里,逗他:“当真?来,大嫂闻一闻!”

说着,十分“流氓”的在他脸上亲两口。

卧槽,被占便宜了!

张昌宗奋力的挣扎,不过,大嫂刘氏与他母亲韦氏一般,具是丰硕的妇人,即便他从婴儿期便勤勤恳恳地锻炼自己,人小力弱,年龄不占优势的情况之下,也只能被平白占便宜。

张昌宗芯子里是个成年人的灵魂,知道古代医疗水平有限,从还是个奶娃娃开始,就努力的吃、睡,睡醒就想尽一切办法的活动、锻炼,专心致力于让自己做个健康宝宝这项伟大的事业,免得才穿了个开头就不小心生病玩完!

长久不懈的努力,带来的好处就是别看他年纪小,然一身肉却长得紧实,他娘、他嫂嫂们、他哥姐们,各个都说他沉,除了大哥还偶尔抱抱他,别人都不抱了。

时下的风俗,家族大多聚族而居,不分户,张家也不例外,除了已经出嫁的三姐,就算是已婚配的大哥和二哥都还是住在一起,是个热热闹闹的大家庭。

韦氏正给幼子收拾明日要上学穿的衣裳。她们家家贫,日子艰难,所得将将饱腹,其余皆有些无力。张氏启蒙早,四岁便要进学,明日是六郎初次进学的日子,特意给他裁了身新衣,还有笔墨纸砚一类的东西需要收拾一下,好让他明日带去学里。

看韦氏给他裁的新衣裳,张昌宗道:“阿娘,我还有衣裳穿,怎地又给我裁新衣了?我很快就会长高,新衣就不能穿了,有布料不如给阿娘与嫂嫂们做新衣裳,阿娘和嫂嫂们那么好看,待三月三去曲江池畔游玩时穿,岂不正好?”

张昌宗从不抗拒自己的小孩儿身份,历来都嘴甜,哄完老娘哄嫂嫂,丝毫没有心理障碍,嘴巴甜得跟抹蜜似的,只要这些作为能让老娘顺心,让嫂嫂们不至于嫌弃他是个拖油瓶,能让他的生活略好一些便成。在生存面前还矫情穿越重生成个小孩儿,嫌弃穿的为什么不是个成人……阁下何不随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呢!

“六郎这张小嘴可真甜,莫不是今日去哪里吃了蜜糖不成?”

张昌宗还被大嫂搂在怀里,被调侃的时候,又被大嫂在白嫩的小脸儿上摸了几把--

比之刚才的被亲,只是摸脸张昌宗已经很淡定了。摸脸就摸脸吧,总比以前穿开裆裤的日子好些,两岁以前的日子,张昌宗最熟练的动作就是护住裆下……简直不堪回首!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