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小说库?>?武侠仙侠

更新时间:2019-07-25

寒秋赋 bt365娱乐城网址_bt365体育_bt365在线投注

寒秋赋

来源:掌中云作者:玄皞石分类:武侠仙侠主角:小秋,小光

小说简介:小秋不论多痛,都不呼喊,不呻吟。他不是不想呼喊。开始的时候是没有力气,后来发现少年的眼睛里虽然没有厌烦,但是有种憎恶。他的呻吟让少年的眼光如刺,而他的隐忍,才能换来少年略微温和的目光。病痛中的人,需要那眼神的鼓励。展开

本书专题: 武侠 江湖 官家 恩怨 奇遇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小秋的眼前是一片血红。

其实他已经没有力气看得清楚了。但是他仍然想要看清楚,看清楚那些人。他要将那些人的样子刻在脑子里,等他变成鬼之后,好一个一个去算帐。

血,继续向下流淌。不知道从哪里流出来的,因为到处都在流血。血,塞满身边青砖的缝隙,然后象蜘蛛的网一样蔓延着。

没有时间的感觉了。这样的过程持续了多久?每次他以为他不会再醒来了,每次还是会看到那些血。他的血!

“血债血偿。他一个人的血,怎么能抵得了那么多人的血!”

“让他的血一滴一滴流尽,把他剥皮抽筋,碎尸万段,才能对得起那些死去的人!”

那些咆哮的人,想要的是他的血,一滴一滴地流光;他的骨头,一块一块地粉碎。他们想要他最痛苦地死去。

为什么有的人走在路上摔一跤就会死去,轻轻撞一下头就会死去,而他,却总也死不了?他盼着死的来临。痛吗?哪里是痛这一个字可以描述!可是痛到极点,也痛得麻木了。

小秋想要睁开眼睛。他告诉自己不能去往奈何桥的方向,过去了,就要投胎,不能报仇了。可是眼皮怎么那么沉重,他用尽全身的力气,还是睁不开。他想用手指去掰开眼皮,可是手不听使唤,拿不到眼前。

“你醒了么?”有人问。

“是谁?”他想问,可是说不出话,他用尽力气也张不开嘴巴。

“他醒了么?”又有人问。

“好像醒了吧,但是太虚弱,动不了。”有人回答。

小秋渐渐又什么也听不到了。

小秋微微睁开了眼睛。四周一片白色。为什么是白色,而不是黑乎乎阴森森?

他依稀看到一个人影,是一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少年,五官周正但极平凡。不是牛头马面,也不是他的跟班小厮。只是一个陌生的少年。

他想问我死了吗?刚想张开嘴唇,痛,一股撕心裂肺的痛,好像剥皮抽筋的痛席卷全身,这痛吞没了他的神智,他的呼吸。

他反复地被痛醒,又再痛得昏死过去。那好像整个天地压榨的痛,他却无力呼喊。他无数次被撕成碎片,又被拼凑到一起,然后再次被撕碎。

慢慢地,他可以看得更清楚,可以听得更清楚。但是他的神智恢复得越多,痛得就更厉害。

少年每天要给他换药,那是每天最痛的时候。他已经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没有死了,为什么没有死,他不知道,他还顾不上知道。每天,不断地痛醒,痛昏,再痛醒,再痛昏。

时间就这样在小秋的痛中过去了一个多月。

少年的打扮,一看便知道是下人。少年每天给小秋喂药,喂饭,换药,擦洗。

小秋不论多痛,都不呼喊,不呻吟。他不是不想呼喊。开始的时候是没有力气,后来发现少年的眼睛里虽然没有厌烦,但是有种憎恶。他的呻吟让少年的眼光如刺,而他的隐忍,才能换来少年略微温和的目光。病痛中的人,需要那眼神的鼓励。

外伤渐渐愈合,小秋的身上满是狰狞的伤疤。内伤还需要长时间的调理。全身大部分的骨头都折断了,他怀疑连手指骨也全都断了,因为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任何部位。而大量的失血,几乎失了所有的血,使得他极度虚弱,常常处于一种半昏迷状态。但是他的神智已经基本恢复了。

这一个多月来,这间充满血腥气的屋子里,除了少年几乎没有人来过,小秋知道得讨好着那少年,他的一切都依靠着那少年。

这一天,小秋醒来,看见身边坐了一位中年美妇,那妇人向他微笑着。那是非常温柔非常慈祥的微笑。

“你醒来了。”美妇温和恬静的声音,是这些天来小秋听到的最动听的声音。“我知道你一定很困惑。前些日子你一直半昏迷着,而且我们正好有些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所以一直没来看你。小光说你基本清醒了,恢复得还不错,我来看看你,顺便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事情。”

原来那个少年叫小光。

“小光照顾我很好,所以才恢复这么快,我很感激他。”小秋艰难地说。

“你还很虚弱,不用说话,只听就好了。另外,有些事情,可能你会无法接受,你要做好心理准备。”美妇温柔地说。

美妇脸上显出片刻迟疑后,再次温柔地开口。“你还在梅花山庄。”

小秋心想,还是在把我抓来的地方啊,那怎么会没有杀我,还救了我?

看到小秋更加疑惑的表情,美妇笑了笑,继续说:“我是梅夫人。”

“我知道,我认识您。”小秋低低地说。

小秋心里一紧。难道梅花山庄不肯放过他,还要继续折磨他?让他不断地死去活来?难怪小光的眼神总是那么憎恶的感觉。可是,梅夫人说话的语气表情是那样温和慈祥,不象是对不共戴天的仇人说话的样子啊。

“我们梅家的人都在身体上有标志。梅家的男子,在臀部有梅花烙印;梅家的女子,在乳部有梅花烙印。而那梅花烙印,是在孩子刚出生的时候烙下的。连梅家的下人,在手腕处都刺有梅花图案。”

小光撩起袖子,让小秋看他的梅花图案。

梅花烙印?小秋的脑子飞快地转着。他的臀部可不是有一块类似梅花的胎记吗?难道他是梅家的孩子?不可能,父亲那样仇视梅家,视梅家为第一心腹大患,一直处心积虑地要除掉梅家的势力,所以他决不会是梅家的人。这完全是巧合罢了,这个巧合救了他的命。

但是他确实是父亲的养子,可是父亲怎么会收养仇人的儿子?他从记事起就和父亲在一起,父亲对他很好。一个人决不会对仇人的儿子好!

小秋满脑子糊涂,听梅夫人继续讲。

“刚开始无意中看见的时候,我们也不相信。当时你身上的衣衫全碎了,突然看见了那烙印。我们梅家的人对那烙印太熟悉了,所以立刻制止了其他人,决定调查一下。另外你的年纪、长相,都很符合。”

小光惊讶得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毕竟作为下人,他看不到少主和小姐身上烙印的样子,所以虽然每天给小秋擦洗时看到那烙印,也是只当作胎记罢了。

“前一段时间,我们一直在追踪楚老贼\的余党,另外也想从楚老贼\那里得到印证。我们故意告诉他,你的儿子死了,被碎尸万段。结果他哈哈大笑。”

说到这里,梅夫人有些迟疑,脸色变得很难看。停了半晌,她才接着说:“楚老贼\说,那不是我的儿子,那是你们的儿子。你们的儿子强暴了他的妹妹,弄残了他的哥哥,然后你们又亲手把他碎尸万段。”

小秋只觉得天旋地转,一种超过所有他曾经承受过的痛铺天盖地而来。以前的痛,是肢体的破碎造成的,而这次,是整个人从里到外,彻底地粉碎了。

“不可能,这不是真的!不可能,不是真的!”小秋不断地重复着,这些话完全超出了他思维能接受的程度。

梅夫人表情很复杂地看着小秋,有点发呆,更多是无奈。

“我,好痛!”小秋闭上眼喃喃的说:“好痛,好痛!”

“你先休息吧,改天我再来看你。”梅夫人也不想再看小秋,急忙忙要走。

“夫人”,小秋唤住她。“那我是不是该叫您娘?”

梅夫人显得有些慌乱和尴尬。“当然当然,不过你现在不想叫也可以暂时不叫。我先走了,你休息吧!小光你好好照顾他。”

我不想叫你娘,是因为你并不想我叫你娘。小秋心里恨恨地想。你用这么直白的方式告诉我这些,说的时候根本不在乎我的感受,你只不过在乎你梅家受到的耻辱罢了。

小秋心如刀绞。父亲居然用自己来报复梅家,这比杀了梅家的人还要狠毒啊!他渐渐想起很多往事,他一直以来都觉得父亲的性格有些古怪,现在终于明白了。

小光望着夫人匆匆离去的背影,满脸不可思议。难怪会下那么大功夫要把他的命抢回来。如果不是梅家庄库存有很多奇珍异草,再加上田神医三天三夜不眠不休地诊\治,那个楚语秋怎么可能活转过来!

那天不知是谁先提出父债子偿血债血还,要将楚语秋千刀万剐来偿还楚老贼\所犯的罪恶,所有人立刻赞成了,连最最温和善良的梅夫人都默许了,只是转过脸不忍看那血腥的场面。他和另外几个下人站在人群后面,随着众人一起义愤填膺地咒骂。作为梅家下人,他自然知道楚老贼\对梅系一派的武林中人做了许多人神共愤的恶事,而他的养子楚语秋最是为虎作伥,尤其对二少爷和三小姐所做的事情简直让人恨之入骨。

他看到那个人开始的时候还在挣扎,听到他的骨头不断发出咔嚓的声音,他的血很快漫延开来,沿着青砖缝隙渗出很远。渐渐地他只是偶尔抽搐一下,倒最后只能说是勉强保持着人形的一团血肉!他想那个人应该死了,因为害怕待会儿被派去清洗那片地面,他便悄悄溜走了。没想到后面还发生了那么重大的变化!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