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小说库?>?武侠仙侠

更新时间:2019-07-26

仙剑奇侠之绝情 连载中

仙剑奇侠之绝情

来源:掌中云作者:剑刑墨风分类:武侠仙侠主角:幕云天,姜月林

小说简介:天缥缈,地茫然。旷世奇缘一线牵。酒易醉,情难改。问道世间何谓情?她是神界神女,却因一片痴情,落入凡尘。他是神界将军,却因一场劫难,再入轮回。他们曾是昔日知己,为追寻他的步伐,她毅然下界,不为强求,只为默默相守。一段段尘封的记忆即将苏醒,他要如何在爱情面前抉择?······樱花暮月林,江水落云天。执手红颜去,余生永相随。她是魔界公主,却因年少好奇,步入尘世。他是蜀山弟子,却因天地无情,堕入魔道。他们曾是同门中的欢喜冤家,亲人的死去,爱人的背叛,他毅然成魔,杀伐无情。人世间唯有她,才能唤醒他心中仅存的人性。一展开

本书专题: 修仙 热血 情感 武侠 仙侠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天缥缈,地茫然。旷世奇缘一线牵。

酒易醉,情难改。问道世间何谓情?

太古时期,盘古因支撑天地力竭而亡,烛龙为守护盘古所创的天地万物,化作不周山天柱支撑天地,并嘱咐其子钟鼓不可与盘古一气化三清而成的三皇发生争执,永远留在不周山守护天柱,天地万物得以获得数万年的安宁。

数万年后,北荒龙渊族首领蚩尤得到其胞弟襄恒以数万魂魄铸成的上古第一柄能够毁天灭地的凶剑,名曰断生。

蚩尤以断生之威向当时主宰天地万物的天神宣战,天皇伏羲亲自应战,见断生之威竟能破他神体,又惊又怒,以神血将蚩尤肉体毁灭,可惜却让蚩尤之魂带领部分族人逃入地底深渊,建立魔界。

大量飞溅而出神血之力便洒向神州各地,无数生灵因此灭亡。

地皇女娲因此与天皇伏羲分道扬镳,带领直系血脉的族人前往地界幽都定居。天皇伏羲封印凶剑断生,带领其神民前往虚空建立天界。

制定天规,用于约束天地万物。

部分信奉天皇伏羲并且以斩妖除魔为己任的人则受到天皇伏羲的嘉奖,将自己大半神力所化的参天神树的根部封以那些修仙之人,称之为仙界。

人皇神农则留在人界研究灵药,一些被人皇神农所救的生灵因感激神农而常伴其左右,闻入过多灵气鼎盛的灵药而得以化作人形,人皇神农称其为妖,特在几处荒芜人烟的地方设聚灵阵供那些妖居住,称之为妖界。

至此六界正式形成,天帝伏羲为六界执掌者。

不久,蚩尤重塑肉体,夺回断生剑,带领已魔化的族人发动六界大战,致使六界生灵涂炭,天皇伏羲派其忠实信奉者轩辕氏黄帝持神器轩辕剑与蚩尤大战,轩辕剑不敌断生之威,发生破裂,不复神器光辉,堕为仙器,最后轩辕氏黄帝使计将蚩尤封印,期限为三千年。龙渊族人为救蚩尤,造七柄凶剑与轩辕氏宣战,引天帝伏羲震怒,扬言灭龙渊全族,幸得地皇女娲求情,将龙渊族迁入地界幽都。七柄凶剑皆被地皇女娲封印于七处神秘之地,派自己的直系血脉族人世代看守封印之地。至此六界恢复和平。

一千年后,因太子长琴因私情放走神界捉拿的作乱黑龙悭臾,致使神龙二族大战,大战波及不周山天柱,导致天柱倾塌,烛龙临终时预言“神魔之剑,命轮之子。千年浩劫,命轮再现。”随即身体消散于天地之间,而地皇女娲率诸神合力补天才使六界免于灭顶之灾。六界再度恢复安宁,而太子长琴和黑龙均受到惩罚,亦是寡亲缘情缘,永世皆为孤独之命。获罪于天,无所谛获。又是收为坐骑,永失自由。

不久,天帝册封飞蓬为神界大将军,赐神器镇妖剑。但飞蓬私自与当任魔尊重楼大战,而后又对天帝伏羲出言不逊,故被伏羲打入凡间,投胎转世为姜国太子龙阳。镇妖剑在二人大战时遗落人间。

后来姜国太子龙阳为解困救国,不顾祖规打开历代相传的魔剑手卷,实为龙渊残卷,开始招集方士铸魔剑。但魔剑需一自愿者以“室女之血”献祭,公主龙葵愿意以身殉剑,然而龙阳坚决反对。

半年后剑未成而城陷,龙阳和姜王死去,姜国灭亡。

龙葵因伤感哥哥的死去,一时冲动带着没成型的魔剑跳入剑炉,长宿剑中,因龙葵的室女之血结合无数怨灵使魔剑天成,一时天降血雨,杨国的军队全数暴毙,史称‘天剑之变’!

这一切的一切,将预示着比邪剑仙降临更为恐怖的浩劫即将出现,六界执掌者天帝伏羲显然知道这一点,我们且看六界如何度过灭顶之灾。一时,烛龙说过的最后一句话在我耳边萦绕。

“神魔之剑,命轮之子。千年浩劫,命轮再现!”

“飞蓬,你所剩余的寿命不多了!”一道浑厚的声音在景天身后响起。

“行啊!”景天头也不回,只留下一句话,然后迅速消失在众仙视野里。

见景天消失后,天帝坐在王座上叹了一口气,沉声道:“景天兄弟,一千年以后,我们还会再相见的……”

三年后……

人界,渝州城。

一座当铺坐落在渝州城内繁华街道一旁,当铺大门上挂着一块金字匾额,只见上面写着‘永安当’三个大字,当铺后院内,景天躺在床上手中握着两块玉佩,口里不知念叨着什么,一红衣女子端着药向他走来,脸色略显憔悴,此人便是永安当的女主人,名唤唐雪见。

唐雪见一进门便见景天失了魄的模样,慌乱之中双手端着盛着药的碗掉在地上,碎了个粉碎,药汁早已洒的一地都是,然而唐雪见却也顾不得这些,急忙跑到景天面前,憔悴的面孔上更显的焦虑。

唐雪见急忙问道:“死菜牙,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语言中表达的满是关心。

景天两眼无光,紧握着手里的玉佩,冲唐雪见轻轻地摇头,脸上满是无奈和对妻子的愧疚。

唐雪见脸色逐渐变得阴沉而又绝望,冷冷地说道:“死菜牙,你若敢死了,我也不活了!”

“猪婆,我命令你不许死,至少不要因为我而死。”景天命令道,与其说是命令,倒不如说是苦苦哀求。

唐雪见俊俏的脸上掠过一丝决然,面无波澜地说道:“菜牙,你变了。自从打败邪剑仙后,你变得越来越不像你自己了,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菜牙,不是那个整天逍遥自在的永安当小伙计……你不是他!”说罢,俊俏的脸上划过两道泪痕,是血泪!然后微微摇头,继续说道:“你所做的的每一件事都像是在交待后事。每天闲暇时,不是喝酒就是看着死去的伙伴留下的遗物发呆,你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猪婆,对不起。是我辜负了你。”景天有气无力地说道:“若有来生,我一定……一定会……好好……爱你。”说罢,最后一口浊气从口中呼出,景天浑然没有了气息,身体化为一道光束拔地而起,破苍穹,成为渝州城内一道奇异的景象。

唐雪见看着冲天而起的光束,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果然我还是阻止不了你,既然如此,我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由得自嘲起来。随即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与此同时,屋外放着一个奇怪的花盆,花盆中放着的一颗土豆,瞬间化成了人形,变成了一名黄衣女子向屋内跑去。

黄衣女子见到此景,大叫道:“主人,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随即一股强大的灵力从其手中滋生,源源不断地进入唐雪见的体内。

唐雪一见她,欲要开口,黄衣女子抢先一步说道:“主人,你先别说话,我先替你疗伤。”颗颗汗水从黄衣女子额头上流出来,黄衣女子不由得眉头紧邹,惊讶道:“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不会的,主人不会死的,我去想其他办法。”

说罢,转身欲要离开,唐雪见一把将她拉住,苦笑道:“没用的,花楹,你先听我说,主人没办法再保护你了,你一定要自己好好活下去,去找一个新的主人保护你,知道吗?”

“我不要!”花楹一口回绝道,“我只要主人好好活着,主人不要里离开我。”说罢,竟哽咽起来。

唐雪见佯装生气道:“花楹,你不听主人的话了吗?”

花楹答道:“主人,我……我……”

“够了!”话音刚落,唐雪见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吐出来的血竟都是黑的。

“主人,你···你故意拖延时间。”花楹惊慌道。

唐雪见向她露出了一张苦涩的笑容,似乎是在默认,又像是在内疚。有种说不出的悲哀,紧紧握着花楹的双手不肯放开,似乎耗尽了所有的气力才说出了一句话,“对不起!”

说出这句话后,她似乎想起了景天说过的同样的话,不禁心里暗骂道:死菜牙,你这个混蛋,老娘死也不会放过你。为什么要留下我一个人,我要让你知道,你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想到这时,眼神中有些黯淡。甚至不敢去看花楹。

此时的花楹精神有些苍白,只是不停地向唐雪见体内注入自己独有的天地灵力,唐雪见想道:如果花楹再这样拼命的向自己注入灵力定然会耗尽灵力,力竭身亡。想到这里,唐雪见叫道:“花楹,你快给我住手,这样下去你也会死的!”

花楹却完全不理她,不停地向她注入灵力,唐雪见叹了口气,她心里也知道花楹是绝对不会放弃救自己的。心里又是感动又是绝望,难道自己真的要让她为自己而死吗?答案肯定是否定的。

心里一横,手里幻化出一道青色光芒向花楹眉心飞去,花楹起初有些迷惑,随后心头一怔,大惊道:“主人,不要。”随后昏倒在地,变成一颗土豆,飞向远方。只余唐雪见一人留在原地大口喘着气苦笑道:“最后一点灵力也用完了吗?”微笑着合上眼睛,静静地躺在地上,没有一点儿生气,房间里死一般的沉寂。如果你仔细看,会发现唐雪见面带微笑的脸上挂着两道闪着光的泪痕……

仙界,蜀山——

这是一个恍若仙境的地方,群峰峦起,灵气充沛,其中一座最高大挺拔的山峰上坐落着一座大殿,这里便是蜀山!

一名白衣胜雪的男子立于蜀山大殿掌门之位上,双目紧闭,手上放着一块剑匣,忽然手中剑匣猛地颤抖起来,紧握剑匣的男子猛地睁开眼睛,眉头紧皱,大脑中忽然闪过一个人,失声大叫道:“景天!”

这时,一名灰衣男子走进大殿见白衣男子有些失态,吃惊道:“师兄,你怎么了?”

白衣男子这才注意到他,笑道:“常胤师弟,你来了。”

常胤问道:“师兄,你刚才是……”

白衣男子叹了口气,说道:“先前我手中剑匣突然发生强烈反应,我有预感,定是它的主人遭遇不测了。”

“敢问师兄,这剑匣子中剑的主人是谁?”常胤开口问道。

白衣男子慢悠悠地答道:“救世大英雄——景天!”

常胤若有所思说道:“原来是他。”突然心头一怔,“先前我在殿外望见东北方向有一道光束冲天而起,那里似乎是渝州城。”

“如此说来,景兄弟怕是已经……也无怪乎魔刃神殇会有如此反应。”

常胤大吃一惊:“这剑匣子里的剑叫魔刃神殇?”

白衣男子说道:“是我为剑匣子中的剑起的名字。师弟以为如何?”

常胤说道:“此剑本是镇妖剑与魔剑的结合,此名起的恰当好处。”

白衣男子继续说道:“此剑乃是景兄弟两年前托付与我保管的,早在两年前景兄弟便告诉我他至从与邪剑仙一战后自己的寿命便分给了那些被邪剑仙无辜杀害的天下苍生,那时的他便只剩下不到三年的寿命。并嘱咐我不要告诉唐姑娘。事到今日,刚好三年了,已是物是人非了。”

“常胤听令!”白衣男子面无波澜地叫道。

“弟子在!”常胤随即跪了下来。神情甚是凝重。

“从今日起,蜀山弟子常胤为蜀山第二十四代掌门。”白衣男子平静地说道,似乎在说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

常胤身子猛地一怔,吃惊地看着坐在掌门之位的白衣男子,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却没有说出口。似乎没有发现常胤的神情变化,白衣男子继续说道:“这剑匣里的剑从今以后便封印在镇妖塔内,蜀山弟子视死守护镇妖塔,直到剑的有缘人出现,不得有误!”

“是!”常胤一口答应。没有丝毫犹豫。因为他自己也知道白衣男子若是不说,他是无论如何也问不出来的。随后白衣男子起身向殿外走去,唤道:“起来吧,师弟。随我到外面走走。”

常胤转身跟着白衣男子走出大殿,只见一道紫光冲天而起。白衣男子喃喃道:“连紫萱也不在了吗?”说罢,耳边恍惚又响起了昔日那个拿着一个猪头面具的稚嫩少女同自己坐在小溪旁学诗词歌赋……

“执子之手,与子携老!”白衣男子念道。

“师兄你怎么了?”常胤叫道。

白衣男子这才反应过来,说道:“没事。不过是想起些前尘往事罢了。”

二人如同雕塑般立在殿外,久久不语……

第二天,白衣男子在后山自己的房中仙逝升天,常胤如约登上了蜀山掌门之位,魔刃神殇被封印在镇妖塔最顶层。六界再度恢复宁和。

数百年后……

一道光束冲破九霄,飞流直下,向神州大地撞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