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小说库?>?玄幻奇幻

更新时间:2019-10-21

邪凤嫁到,夫君请下榻 连载中

邪凤嫁到,夫君请下榻

来源:分享有趣作者:沉笙笙笙分类:玄幻奇幻主角:沉笙笙笙

小说简介:她被前男友折断手脚,扔进大海。许是上天怜她命不该绝,地府一遭未走过,她魂落异世,借躯还魂。只是,九阳大陆,修真为尊。她原躯主人却是个五行灵根的痴傻废物。而他大乘之期却遭人陷害,险些命绝。幸得遇她精血救命,才保住性命与修行。可谁料,这次意外却成了将他俩紧紧绑住的红线。秦长意说:我面貌丑陋,五行灵根,九阳中最无用之人定数我。君易谦答:嗯,你能再多两个缺点,我不介意。秦长意说:我心似浪子,喜四处奔波,不愿就处定居。君易谦答:嗯,我武艺高强,护你可好?展开

本书专题: 玄幻仙侠 女频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两位家主,求求你们赐点药,救救我的孩子!”

黑暗中,秦长意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在急切地恳求什么。

“离湘够了!”有女音在大声呵斥,“这个痴傻废物,大半夜前往后山的悬崖,失足掉下去。从那么高的悬崖掉下去,本就死定了。若不是我们念在这个痴傻儿是二哥的女儿,我们都断然不会派人去崖底找这个废物。现在,尸体给你找回来,你还要药,我们秦家有再多的药,也不会给一个废物用!”

女音高傲不屑鄙夷,音贝还很高。

秦长意听得耳蜗不由一痛,忽觉喉咙似被什么堵住,剧烈地咳嗽了出声。

这一咳嗽,全身都跟着痛了起来,这感觉就似被卡车碾过一样,肝脏肺脾都被移了位一样,大脑也嗡嗡着。

“长意!长意!”

“长意,长意,你睁开眼看看我和娘!”

两个截然不同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她缓缓地睁开眼睛。

两个人影入了朦胧的眼中,秦长意眨了眨眼,试图将眼前的人看清。

“大家主,长意还活着,求求你们赐药给她,救救我的孩子。”那声音又哀求。

秦长意在几次的眨眼下,已可以看清眼前的景色。

入目的高高的朱红木梁,而在她的面前,出现的是一个少女的容貌,少女红着眼眶,大滴大滴的眼泪从眼眶里掉落,落在秦长意的脸上。

“长意。”少女哭着喊着她的名字。

这是什么情况,还活着?!

秦长意想要坐起来,忽得,脑袋里传来一阵钝痛,有什么东西如海啸突然席卷而来,涌进大脑让人无处可逃。

许多的画面如走马灯旁地在面前晃过。

是这个身体主人的回忆!

秦长意确定。

重生了。

被人打断手脚,扔进大海喂鲨鱼,本该死定的,但却地府一遭都未走,就在一具同名却不同模样的躯体上重生了!

这个世界叫九阳大陆。

九阳大陆,修真为尊。

原主的父亲秦起原是九阳大陆四大家族火系秦家的二子,在修真界也是个翘楚,只是不听劝阻执意娶了凡人离湘为妻,故而被赶出秦家。

出了秦家不久后,秦起与离湘就有了对异卵同生的双胞胎女儿,泣不成声的少女正是原主的姐姐秦如意,而另外一个妇女则是母亲离湘。

秦如意身上延续了秦家人最常见的火灵根,六岁开始就跟着父亲秦起修行,学习修真之法。但秦长意却没有这个天分,她不仅是个痴傻儿,连灵根也没有。

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但秦起与离湘并未抛弃她,甚至对她的疼爱更超秦如意,秦如意也一直尽着姐姐的本分待秦长意极好。

被赶出秦家,日子虽然有些艰苦,但也过得很和和美美,直到父亲秦起在一次妖兽狩猎中被荒兽杀害,家中的日子才过得煎熬。

煎熬的日子过了三年,秦家使者找来,说在闭关修炼的秦家老祖有令,所有在外的秦家血脉必须全赶回本家引接老祖出关之日。

老祖的命令,没人敢不从,她们母女三人也被接回秦家。

只是修真为尊的世界,身为四大家族之一的西陆秦家,更是严格。

她们三人一个凡人,一个痴傻儿,一个勉强修到筑基期,即便是秦家人,但没能力的她们被安排到下人房中最差的一间居住。

回到秦家,痴傻的秦长意经常被堂兄堂姐们欺负,傻傻的秦长意还以为这些是愿意跟她玩的都是好人,真是让人涕笑无奈。

有暗香潜入空气,入鼻而来。

一个淡紫色的人影,进入眼眸。

秦长意艰难地抬了抬眸,看向来人。

来人是秦家的老三,父亲秦起的妹妹,秦霜,现在秦家的代理家主之一。

现在秦家的当家是秦家老祖——秦万伏,但因为秦万伏十年前就闭关修炼,就让秦家长子秦广与秦霜一起当代理家主打理秦家。

秦霜居高临下,高傲不屑的冰冷目光冷冷地落在她的身上,“真是傻人有傻福,在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容貌都给毁成这样,还能活下来。”

“霜家主,请救救我的孩子!”离湘跪在秦霜的脚边继续哀求。

“现在只是回光返照,就算给了药也是死,还救什么,反正是个痴傻废物,死了就死了!”秦霜满脸鄙夷不屑。

“可我的孩子现在还活着啊!”离湘痛切心扉地喊道。

“算了,霜儿,既然人还有一口气,就给她点药,免得外人说我们秦家无情无义。大福妈,你去问问医师要给她用些什么药。”秦广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大福妈听命,和医师走了出去。

离湘听到秦广愿给药后,转身叩谢秦广。

秦广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行了行了,人都伤成这样,快带回屋里,一会还有客人来,看着血脏了一地,都不知道在客人来之前能不能擦干净?”

离湘面上表情一僵。

秦广指向站在两旁的下人,“你们将她送回去吧。”

下人听命,抬起秦长意的担架出去。

下人将她送回在下人房中最烂的一个屋子。

下人走后,秦如意和离湘将她搬到床榻上,开始脱去她身上的衣服,拿来热水擦拭她身上的血迹。

每擦一处,离湘的身就一惊,随后豆大的泪珠如断线的珍珠落下来。

秦长意一直半睁着眼,看着对于她来完全陌生的人为她哭泣,虽然这眼泪并不是为她而流的,可是暗藏在心底的弦依旧因她们的泪而拨动。

为何会死后重生在这样的一具身体上?

秦长意完全不知晓。

她只记得被抛下大海,咸到发苦的海水灌进鼻腔,黑暗将她吞噬,很快她就什么都看不见。

等能看见时,就重生在这样的一具身体上。

传说的冥界地府都未走一遭,直接在另一具身体上得到重生,是福是祸未且能定。

只是,前世那般惨死,重生不管是福是祸,她都要在这一世好好活下去。

身上的伤很痛。

秦长意的眼皮逐渐重了起来。

缓缓地闭上眼睛,在被黑暗完全吞噬前,她看到了这样的一副画面——漆黑的寂夜里,崖边,有人在身后大力地推了一把原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