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小说库?>?玄幻奇幻

更新时间:2019-10-21

流年祭夜 连载中

流年祭夜

来源:分享有趣作者:三千梵莲分类:玄幻奇幻主角:三千梵莲

小说简介:你说他堂堂的妖怪之主,那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打得流氓,帅的发亮。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个女人呢?还是个未成年!她是真的很郁闷,她只不过是是个半妖,人类和妖都不能接纳她这也就够了,不仅没成年也就算了,当个除灵师打发无聊的时间就行了。可是!为毛会惹上一个二货妖怪?!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妖怪对一个半妖的哭逼追求之路......展开

本书专题: 玄幻仙侠 女频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序.梨花香

“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于怀,望美人兮天一方。”轻轻拿着竹筷敲打着一只白瓷碗的碗沿,和着节奏低声的唱着。优美,动听,带着独特的魅力的语调,仿佛是沁入了心灵,让人不由的与之共醉。

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打破了这完美的气氛:

“呵呵~朔星,你在这个时候唱这首《赤壁赋》里的词,莫不是在感慨?还是你这颗停了这么多年的心真的开始萌动--‘望美人兮’了么?”声音有些轻挑,但却更为吸引人。随着这声音的落下,四周开始响起大大小小的笑声,一发不可收拾。

“君上!”朔星有些恼怒地抬起了头,一张略有些黑的俊脸上带着一丝修恼的红晕,虽是如此,他也却不敢造次,只能抬眼,以不愤的眼神愤愤看着不远处的主位上......哦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在主位上的一张超豪华的软榻上半卧着的人......不对,应该说:是妖。

这个妖嘛......实在是不好意思说他是一只雄性。他的那张脸,长得真是太打击人和妖了......

看看那张堪称是倾国倾城,足以气死一无数男女,比下所有男女明星的脸!

啧啧啧!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一个张得如此妖孽的男人......噢不,是男妖呢?真是气死一片,迷死一群,电死无数。光采无比,魅力无限。

今天是妖怪们的十年一次的集会。哪怕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倡导科学,可惜,他们这些妖怪的存在也是不可能被抹消的。人类们所说的灵异现象什么的,不好意思啊,那估摸着就是不知道是那个倒霉妖在游荡的时候不小心用了妖术或者现了原身,或者是恶作剧才让人类看到了,从而被当成了灵异事件。

其实,事实上,现在的妖怪基本上可以说是已经融入了人类的社会,有的可以说是比人类还像人类。妖怪们大都是爱好和平的,除了一些好战份子,其它的妖都是很喜欢人类与人类的生活的。

一直以来,众妖在妖怪之主的带领下,与人类和平的相处着,到也没出过什么大问题。

今天的这次集会还是有不少的在妖怪之中有头有脸的大妖怪和不少的在人界混的很滋润的来了。众妖们没有像往常一样将集会的地点设在山林中,而是改在了一艘游轮上。事实上,现在还能保持着葱笼绿意的山林真的不好找了。众妖们现在所在的这艘豪华的大游轮就是他们其中的一只搞房地产开发的大妖怪的私人财产,为了今天特意拿出来用用的。好歹现在也是二十一世纪了,大家都是文明妖,都这个年代了,总得跟上时代的潮流不是?太落伍了,是很没面子的事情啊~

可是,大家都跟上潮流了,就偏偏有这么个与众不同的妖,身上看不到一点现代化的装扮的影子,依旧是穿着很久之前那个几千年前的古服,繁繁复复,一层又一层,也不嫌穿起来麻烦的慌,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现在是夏天好不好!!也不嫌热的慌!!更何况,你说你穿着古服,穿也就穿了吧,还偏偏穿得那么的完美,找不出一点的违和感.

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妖比妖……气死无数!

而这位特立独行的妖,不是别人,正式那位半卧在软榻上的长相妖孽的倾国倾城的男妖,他们妖怪之中最最“亲爱的”老大,妖怪之主!从他们有记忆以来,上万年以来,他们都是一直都在跟随着他,追随在他的身后。

他们老大的名字,叫做:睎华流年。

唉~~~!老大就是老大啊,在哪里都是那么的扎眼,闪闪亮亮的,刺瞎了他们的钛合金狗眼……哦不,应该是妖眼才对哦!!

真的,不是他们吹的,他们想夸张也没办法夸张啊,就他们老大那副样子,让看了的,不论是人还是妖还是别的什么,看了,都会觉得自惭形秽的!真的,太扎眼了,看着美艳的不可方物,妖孽的不可直视的睎华流年,朔星只能是抚额加叹气——摊上这么个主,这也就是他那所谓的命了吧?是吧?是吧?是吧?是吧!

不过呢,话说,这么多年,日子也是一天天的过去了这么久了,睎华流年身边就从来没有过一个女的的存在,连小女孩都没有过!真的是一点雌性的味道也闻不到啊!!

你这让他们这些手下情何以堪啊啊啊啊啊??!!

究竟何时才能够出现一只雌性将他们这位妖孽的主上给收了啊?

谁让他们的主上真的是太抢手了啊!!

妖怪之主啊!身份强大有木有?!力量强大有木有?!财产强大有木有?!更别说人家这相貌也是闪亮亮的!!整个就是一位高富帅!!钻石级的王老五啊!!

这样的男人,哦不!男妖,谁不想要,谁不想嫁给他啊?!因此呢,睎华流年的身边总是美女如云啊!各种类型的都有啊!后宫无敌啊,有木有?!

这也就可怜了他们这些做手下的,眼巴巴的看着,流口水,看得见,吃不着,要他们老大这闪亮亮的在一旁淡定着,他们还有啥希望可言?吃不着,心酸无比啊!!

老大啊老大!你说你老人家不吃就算了,你好歹也给手底下的兄弟们留口汤喝啊!

单身党的男银你真的伤不起啊伤不起……众妖们泪流满面啊……

正在朔星正在感伤的时候,一个巨星的重物从天边飞来,正好砸在了船的甲板之上,在布满了结界与阵法的甲板上砸出了一个不小的坑,阵阵的轻烟飘起,白白的……

哗啦——!

碎掉了一地的眼镜,瞪爆了无数的眼珠子。

喂喂喂!!这是在搞什么啊?!这……是他们出现幻觉了吗?怎么可能会有东西打破这艘船外围的结界,更别说是把这个比外围结界还要结实的甲板给砸出一个坑来!

这是一头熊人,在妖怪之中隶属于战斗一族,攻击力在妖族之中可以排在中上层,但是,很明显的,这货绝对不是自己来的,而是被别的家伙给踹来的……看他那张熊脸上的那扭曲的表情,抽搐的嘴角边流下来的混着血珠的白沫,这不是很明显的嘛!那么,是何者?

睎华流年的凤眸微微一眯,盯着那头熊人的腹部——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坑,是个脚印。

很快,没等众妖思考下去,谜底就揭晓了,这时,也从远方飞快的窜出来一个身影来,有一个东西在月光之下闪烁着耀眼而有冷冽的光芒,转瞬之间,银芒一闪,那熊人的头颅便是与他的身体分了家,一枚透着墨绿色的妖晶(妖晶就是妖怪死后力量与灵力的结晶,很珍贵的,比钻石还要值钱)便是落入了一只白皙的,有些小巧的手掌之中,接着,那熊人的无头尸体上便燃起了幽蓝色的火焰,灼热又冰冷的双重感觉的温度一闪而过,转瞬之间,那熊人的无头尸体便被烧得一干二净,连一点渣渣也没有剩下。手法异常的干净利落,好像是在这之前就已经做过了无数次一样。

啪!

轻轻的一声响,一个身影就在众多的目光之中落在了甲板之上,一头被束起来的乌黑的长发在空中轻轻的飞舞着,像是一片片的羽毛,软软的,挠着众妖的心脏,因为,真的太漂亮了,比起他们的老大睎华流年来说也不遑多让。当然,也有例外的存在,比方说——

朔星的一张俊脸在看见这个身影的时候,很明显的抽了抽,他在心中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哀嚎了一声,怎么回事这个家伙啊啊啊啊!!他的煞星啊!!

朔星几乎是想把自己的脸给埋到沙土里,不要被看到。

可惜啊,还是被发现了。

当那家伙将目光停在他的身上的时候,朔星几乎是连死的心情都有了。

要不要这么悲催啊!!天要亡他啊!!

“是你啊……真是好巧,好久不见了呢,朔星。”那人对他打着招呼,可是,那一张漂亮的脸蛋上是真的面无表情,如果说不是因为那语气之中带着调笑的意味,恐怕,任何人在看着她的时候都不会认为和知晓她是在笑。

一名少女,大约是十七八岁的样子,船上的妖怪之中有些手痒的则是拿出了可以测试年龄的试龄石,一照,顿时吓得那只妖怪的手一抖,试龄石没拿稳就掉到了地上,咕噜着滚了几圈,滚到了甲板的中央,然后众妖就都看见了那上面显示着的数字,异常的清晰,闪闪发光着:

九十八。

一瞬间,鸦雀无声,周围静悄悄的,那真的是比掉下一根针还要安静。

这个蠢货!!

朔星几乎是要破口大骂出声,可是,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堵在了喉咙中,哽得他无比难受,因为他在少女的眼中看见了一抹光芒,顿时,汗毛倒竖,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他怎么就忘了呢,这个少女可是最讨厌被别人知道年龄的,因为在妖族之中,她还没有成年,妖族的成年年龄是一百零三岁。而这里在座的妖(包括他朔星),没有一只的年龄是低于了三千岁的……而且,他是绝对没有忘记一件事的,每当这名少女的眼中一露出这种光芒的话,那么,就代表着会有人或者妖要倒霉了。

老天啊,这里在座的妖,朔星敢打赌,除了他们的老大睎华流年之外(连朔星他自己都不算),估计没有妖能够打得过她。

正在朔星在哀叹的时候,他忽然之间反应了过来,好像这个少女这次似乎什么都没有做诶。为毛呢?为毛呢?平时好像是会暴走的吧?这次是为毛呢?

朔星不得其解,所以他感到深刻的忧郁了。

所以,朔星有些摸不着头脑,于是,他问:“那么,你来这里,又有什么事?”

真的很好奇的说啊!!

“工作。”少女回答着,扬了扬手中的那一枚熊人的妖晶。

了解了,朔星明白了,他才想起来少女的另一个身份,顿时就悟了。

“那么,打扰你们了,请继续。朔星,下次有机会再见。”少女收回妖晶。

鬼才要和你下次再见啦!最好永远都不要和你见面了!!朔星在心中不断的念叨着。

少女淡定的走了,向着船头走去,众妖们都不由自主的给她让开了一条路,直到她与睎华流年擦身而过,长长的黑发有几缕不经意的掠过了他的鼻尖,一股极淡极淡的香味,在他的鼻尖处,一闪而过。

睎华流年完美妖孽的笑容有些僵硬了——第一次有女人忽略了他!虽然他对女人没有什么兴趣,但是,这也并不能代表他可以忽略自己的魅力高低!有些兴趣被勾起了,突然之间,他升起了一个想法,很有趣的样子,所以,睎华流年对朔星勾了勾手指,笑得一脸妩媚,电晕了船上的一干的男要和女妖,芳华绝代!朔星真的是欲哭无泪,主上啊!!能不能不要这么玩儿他啊!!他那个可怜的小心脏可是真的很脆弱的啊!

睎华流年开口如此说着:

“朔星你,认识那名少女吧?”看到朔星点点头之后,“那少女,是半妖吧?”

再次点头,这不是废话么?要是连全妖和半妖都分不出来的话,他们这些妖就可以直接去撞墙死掉算了!没脸了,还不如去跳江呢……真是的……主上啊……

“她的身份?”

“除灵师。”朔星隐隐觉得有些不妙,在心中暗暗的叫着,主上啊,你究竟是想要干什么啊?您不会是想要对那个女人做些什么吧?!不要啊!!

“那么——她的名字。”睎华流年的眉毛微微一挑,对于这个敢于忽视他魅力的女人有了一点兴趣,他觉得很有趣,不知不觉的就想知道她的名字。

“空寂夜。”朔星一边回答着,一边在心中呐喊着:亲爱的主上啊,千万不要去招惹空寂夜这个女人啊!会要了妖命的啊!!老天爷,不要随随便便就开这种玩笑啊啊啊啊啊!伤不起啊伤不起!!

空——寂——夜?

睎华流年轻声的念着这三个字,做了一个决定,然后,让他从来没有想到的,正是因为他这个时候一时兴起而作出的决定,就注定了他往后生活日子的无限悲剧。

轻轻的嗅了一下空气,那股香味还未散去,是很淡很淡的梨花香。

夜凉如水,月满星空,船破开水面,破碎了无数的银色星辰。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