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小说库?>?玄幻奇幻

更新时间:2019-10-21

绝色摄魂师 连载中

绝色摄魂师

来源:分享有趣作者:缱绻分类:玄幻奇幻主角:缱绻

小说简介:本该是这个世界的神只,却出生在死人堆。生母不知所踪,养母殒命,魔族入侵,天赋异禀的她却被无情抛弃。在这个阴谋与强大力量交织的世界里,她一步一步,踏着满地的鲜血,走上逆天巅峰。可那个长相妖孽逼她血契,又对她处处维护的魔族男子,到底是谁?展开

本书专题: 玄幻仙侠 女频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黑暗中,一丝微弱光亮成为了她唯一的希望,她顺着那一丝亮光,缓慢行走,光芒渐渐开阔视野,满天的星光,交汇的银河恍若伸手就可以触碰到。

  那样的星河是在半年前,现在的九阙,已经是战火弥漫,头顶那片地方,半边的火焰,半边的黑暗。

  空气中时常会弥漫着血腥令人作呕!

  战火肆掠,处于战争边缘的镇子有很多,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被战火覆盖,他们这些人面对残忍杀戮的侵掠者,毫无反手之力。

  被留下的人,绝无生还的可能。生,只不过是大家的希翼!

  “小栖,今天我从我父亲那里听说,拥有潜力值得培养的孩子,会转移到大陆中心去,而平庸的人,会被留下,任由生死!”

  身旁的女孩子有些哀伤开口,她叫连采,是镇长的女儿。

  她们经常一起在森林里采采可以食用的野菜,野蘑菇什么的,今天收获不错,与连采一起猎杀了一只白鹿!

  够好好吃一顿的了,而且鹿很大,就自己与母亲两个人也吃不完,还可以换一些钱。

   “小栖,因为战火弥漫太快,玄皇下达的命令是一个镇子只选出五十名优秀的孩子转移,而其他人会被抛弃!包括,我们的父母。”

  有泪水顺着脸庞流下来,龙尘栖不说话,她还有一位卧病在床的母亲,就算是镇子里的人全部可以转移,她的母亲,也绝对走不了!

  而现在,她却要离开那个被叫了母亲十年的女人,把卧病在床的她独自留在侵掠者的屠刀下!

  “母--亲” 龙尘栖轻声呢喃,指尖在地上缓缓划上这两个字。

  床上那个女人对她很好,却不是她的亲生母亲。

  在十年前,氤氲低沉的那一天,从天空降落,从地底爬出,很多怪异的怪物。

  他们凶残,杀戮,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占领土地,他们所到的地方皆会被染上黑色的气息,沾染上那抹黑气的所有东西都会成为他们的一份子。

  他们被称为---侵掠者,魔族,杀戮者……

  也就是十年前养母在一堆尸体中捡到了她,用鲜血写在她衣裳上的三个字,作为了她的名字。龙姓氏在大陆上,听说是神秘古老的家族,养母却不知这龙姓小娃娃为何会流落至此。

  龙尘栖与连采两人扛着鹿走进镇子,四周空荡荡的,可能是大家都已经去了草场。

  “小栖,我们先回家把东西放了就去草场吧,我父亲昨天交代过我,让我今天早点回家,中央会有剑士过来带我们走。”

  “嗯!”龙尘栖点头,向家里走。

  连采看着远去的龙尘栖背影,轻轻叹息一声,天空低沉地,要滴下墨来死亡的气息笼罩着整个天空。

  龙尘栖推开家门,母亲脸色苍白,两只眼睛却很有精神,骨碌碌地望着龙尘栖进屋,脸上并没有因为龙尘栖扛回来的鹿肉而欣喜。

  “母亲,我去把鹿肉煮了,一会儿喝汤好不好?”龙尘栖把沾满血腥的手在水坑里洗了洗,给床上的母亲端了碗水,温和说道。

  床上羸弱的女人伸手把水接了过来,脸上微微动容:“小栖,辛苦你了!”

  龙尘栖挪动了两下嘴唇没有说话,接过母亲喝过的碗,放在桌上,出去把鹿肉处理了去煮汤。

  “小栖,不用煮汤了,我不想喝,也不饿!”

  弯腰的动作凝固在半空,她懂母亲的意思,动作凝固半响,龙尘栖回头深深看了母亲一眼,低头坐在床边一言不发。

  母亲虚弱笑了笑:“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性子淡漠了一些,诶~~日后自己一个人,外面人心复杂,你也可得多防着些,龙这个姓氏你记在心里就好,换一个姓吧!”

  “你要多加小心,切勿轻易相信别人,咳咳……小栖,晚上再回来一趟吧,我有东西要交给你!”

  “嗯!”龙尘栖知道想要留下来,母亲也不会应允,她想让她去找自己的亲生母亲。

  “母亲,你要等我!”

  “去吧~~”

  镇子虽然不大,却也居住着四五百户人家,镇子西边有一个大草坪,翠绿的青草铺了满地,镇子里很少有大事,草坪用来过一年比较重要的节日与庆典。

  翠绿的草地中心,一个半人高的石柱上摆放着一个繁复精美的盒子,打开的盒子中间有一颗发着柔和光芒的珠子,顿时炫目看花了镇上所有人的眼睛。

  众人在草地上围着那个石柱,形成一个大圆圈。镇上的所有小孩子一个个排着队,一个接一个将手放上去,珠子会检验孩子的天赋。

  彩虹七色,红橙黄绿青蓝紫,紫色最高,红色为底,而只有达到绿色光芒的孩子才会被送走。

  龙尘栖站在最后,看着一个个达到绿色的孩子们目光里的喜悦却要强装悲伤,那些没有达到绿色的孩子们大声哭泣的声音。

  等死!!这个词盘旋在所有人的上空。

  西南角突然火光冲天,众人顿时紧张起来,直到有人大喊,是龙尘栖的房子烧起来了,众人才松了口气。

  “还以为,侵略者们攻过来了呢!”

  人群中有人庆幸地说,龙尘栖耳边划过这样冷漠的话语。

  “娘亲~~娘亲!”龙尘栖失声尖叫,人群死死拽住她。

  本来就是草屋,燃烧非常快,而且不过是一个病人也是几天后,他们同样经历的下场。

  人性的冷漠被战火一点点挖掘出来,这场火在众人眼里,照应出来的全是冷漠,或许还有庆幸,为什么会有庆幸?

  剑士不带他们走,他们自己也是需要迁移的,邻里邻居这么多年,势必要带上这个病崴子,累赘罢了,死了也好!

  “娘亲!”龙尘栖跪在地上,狠狠抽泣,知道她不会再冲动,人群放开了抓她的衣服。

  人群指指点点,全是冷漠,龙尘栖捏紧手心,恨意!

  “为什么不救她?”犹如一只发疯的小豹子,小小年纪,两眼的通红与仇恨让人不禁胆寒。

  人群情绪各异,有人匆匆离开,有人满眼不耐,有人指指点点。

  “小栖啊~不是我们不救你母亲,实在是火燃烧得太快了,你这孩子向来懂事,自然也知道,不会胡乱怪罪别人的啊!”

  “就是,小栖啊,原本你与你母亲相依为命,你母亲去世,你也很难过。我们若是能救,怎么会不救?”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看着我们?”

  “走吧走吧,大家走吧~~散了散了!”

  连采把坐在地上哭泣的龙尘栖扶起来,草场上的仪式已经结束了,五十个孩子也已经挑选出来,里面没有龙尘栖。

  一旁的连采还在为她争取最后的希望,她与她爹大声争吵,却招来所有人的鄙夷。

  五十个人,龙尘栖若是加入,必定会有人离开,这是那些孩子最害怕的,即使是一点被留下来的可能,他们都不愿意看到。

  人群中一个女孩子对着龙尘栖露出得意洋洋的笑脸,她张了张嘴,微风中飘荡着她残忍却轻快的话,她在说:我放了火!

  龙尘栖气得浑身哆嗦,咬牙切齿扑过去:“炎殷,你去死!”

  龙尘栖快要扑到炎殷面前,被一束白光打翻在地,一口血从口中吐出来。连采飞快扑到龙尘栖身边,直指龙尘栖的剑才停在半空,不可否认,若没有连采的扑过来,龙尘栖一定命丧当场。

  旁边一圈看戏的众人,对着龙尘栖指指点点,辱骂鄙夷。人群中的炎殷得意不已,她心中兜转着一些冷冽的恨意,她与龙尘栖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龙尘栖的目光顺着剑往上望,执剑者是一名剑士,穿着白银色盔甲,他面无表情开口:“已经被玄皇大人选中的人,不是你能动手的。”

  “龙尘栖,你就省省吧!”炎殷得意大笑。

  “我还没有测验,为什么取消我的资格?”龙尘栖说话间咳出一口血,目光仿佛毒蛇的怨毒冰冷盯着执剑的剑士。

  “即使你的天赋再好,没有规矩,想必人品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就你这样的野种,就算日后成长起来,也只会是个祸害!”另一个剑士嘲笑开口,满眼鄙夷。

  “小栖只是因为家里着火,才离开草场的,并没有迟到!”

  “够了,事情到此为止,没选中的可以离开了,选中的明天早上来这里集合,散了吧!”剑士中的领导者冷冷开口,打断了争吵。

  众人叹息着离开,等待他们的只有死亡与绝望。所有人都收拾好东西,虽然这些中央来的剑士不带他们离开,但他们仍然要迁移,能走多远是多远吧!

  龙尘栖擦了擦嘴角的血,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恶狠狠望了一眼这些剑士,仇恨在心底发芽!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